qbwmo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人到中年 起點-第九百三十九章 刀光、想殺我?分享-74p1i


人到中年
小說推薦人到中年
在金钱之下,每个人都面露狰狞,我原本以为张丹早就接受了教训,但是现在看来,只要有钱,她还是死性不改,我相信如果有人再拿出一百四十万,那么这一家七个人,会再次出现在我面前,对我一通骂,如果是每天给他们一百四十万,那么这一家人会在我的面前每天打卡骂我,这是毋庸置疑,起码我已经看透了这一家人。
走出房间,客人虽然都离开了,但是我们招商部再怎么说也要庆祝今天会议的成功,晚上会一起吃饭。
晚宴上,我随意讲了几句话,和几十位同事欢聚一堂,喝了点酒,大家一起吃饭。
吃过饭,苗思思做我的司机,送我回到了华侨城的别墅。
“陈总,今天你累了,晚上早点休息。”苗思思和我告别。
“嗯。”我点了点头。
看着苗思思离开,我几步走进别墅,就在我打算将门关好的时候,一道黑影冲了过来。
“陈楠,我等你很久了!”
黑夜之下,我见到一把亮晃晃的匕首!
酒醒大半,我往后急退,来人一刀没有得手,他有些惊讶地看了看我,接着对着我再次挥刀过来。
“许雁秋,你是不是疯了?”我惊骇地往后退,视线余光扫视四周,希望可以找到什么武器。
大人,我只是个烧火的 楚青辞
不错,偷袭我的不是别人,正是许雁秋!
许雁秋的出现,让我非常意外,而且看样子,他好像是要我的命,我根本就搞不明白他是怎么混进来的,又为什么一定要和我过不去,难道就因为我是周若云的丈夫吗?
“若云是我的,你抢我的女人,我就要杀了你!”许雁秋龇牙咧嘴,凶神恶煞。
周若云是你的女人?
我不知道为何,我突然感受了重大的侮辱,结合今天白天我在会议大厅被张丹一家污蔑,我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起来。
谁的青春不彷徨 莫以然
许雁秋你这个混蛋,我一忍再忍,而你却得寸进尺,今天我陈楠如果不把你揍成猪头三,那我算是矮的。
许雁秋大晚上私闯民宅,拿刀要杀我,如果是在国外,那么有枪的情况下,已经可以一枪毙命,对于警方来说,受害者这是正常防卫。
“陈楠,去死吧!”许雁秋双眼大瞪,凶气十足。
“就凭你!”
我一个闪躲,在躲过许雁秋的刀后,从花坛拿起一块鹅卵石,对着许雁秋丢了过去。
极品皇叔 孤舟书生
啊!
一道惨叫声,这块鹅卵石一下击中许雁秋的脑袋,在这家伙捂头大叫的时候,我从喷泉池这边拿起一个拖把,对着许雁秋冲了过去。
所谓一寸长,一寸强,拖把头一下顶在许雁秋的胸口,将他顶翻在地。
“陈楠,我饶不了你!”许雁秋想要爬起。
到了这种时候,我怎么会给他机会,我上前,拖把对着许雁秋拿刀的手,就是一顿狠砸!
“啊啊!我的手!”许雁秋痛苦惨叫,匕首掉落地面。
见到许雁秋的匕首掉落地面,我一个箭步,一脚将匕首踢到了一边,接着手中拖把一丢,近距离下,一把抓住许雁秋的衣领,一拳猛地轰出!
嘭!
这一下,因为是含怒而发,打的许雁秋脸颊出现变形,一副眼镜飞了出去。
“跟我打!”我沉声开口,一把抓住许雁秋的手臂,一个前弓,就是一个过肩摔!
嘭!
恐慌沸騰 相思洗紅豆
地面的灰翻起一层!
“啊!啊!我的腰,啊!”
“我曹尼玛的,想杀我,我不把你打成猪头就不是陈楠!”
“啊啊啊啊!啊啊!”
无敌从天赋加点开始 云天齐
双拳连续的狂轰,也就一分多钟,许雁秋就被打成了猪头,而我更是拿出绳索,将许雁秋五花大绑起来。
大口喘着粗气,我看着地面上已经被我制服的许雁秋,拿出华子,点了一根。
“陈、陈楠你这个混蛋!”许雁秋吐出一口血沫,恶狠狠地看向我。
“你她妈的是脑残吧?你知道私闯民宅,拿刀杀人是什么罪吗?”我冷声开口。
“我不管,我就是要你死,如果不是你,若云现在肯定还单身,我肯定还有希望的!”许雁秋沙哑道。
“神经病!”我淬了一口许雁秋,忙拿起手机。
“喂,陈哥,你怎么打我电话了?”电话那头,凌娜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刚回家就差点被人杀了,犯人被我抓住了!”我说道。
妖十之匙 陰鳳竹
“什、什么,有人要杀你,被你制服了?”凌娜吃惊道。
归元化仙
無限江山 夏日葵
“快点哈,华侨城八号别墅。”我忙说道。
“马上!”凌娜将电话一挂。
联系凌娜后,我又一个电话打到门口的保安室。
“喂,请问是哪位?”
“八号别墅的住户陈楠!”
“怎么了陈楠先生?”
“马上派人过来,刚刚有人私闯民宅要杀我,警察待会就来,你们做个证,这个人闯进来不是一次两次了!”
“好、好!”
保安这边联系完毕,我扫了一眼被五花大绑的许雁秋,忙走进别墅大厅,开始调监控。
别墅外面和别墅里面,都是有监控的,我将监控直接截取下来,装进一个u盘,并且复制了一份放在手机里,除此之外,地面还有把匕首,这是凶器,待会也要交给警方,交给凌娜的。
我万万没有想到许雁秋居然会这么恨我,要杀我,如果我不将许雁秋绳之於法,那么我哪怕睡觉都会不安心,这个人简直就不是人,看上去文质彬彬,但是干出来的事情,简直是就是匪夷所思。
差不多几分钟后,保安大队过来了十几个人,我将事情和保安队长说了一遍。
“上次也是这个人吗?”其中一个保安开口道。
“陈先生,这人都被打成猪头了,到底是不是上次那个人?”另一个保安问道。
“我会骗你们吗?待会查看他身份证就知道了!”我都懒得解释了。
就在这时,我听到警车的鸣笛声,不久之后,三辆警车开到了我别墅的门口。
带头的是吴队长和凌娜,还有其他几位民警。
“陈先生,你没事吧?”吴队长快步上前,来回查看,随后看向我。
“我还好,不碍事。”我忙说道。
“就是这个人要杀你吗?”吴队长一指地面上的许雁秋。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