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5ilp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日月風華討論-第四六九章 情不自禁閲讀-ttvpg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
屋里昏黑一片,秦逍抱着秋娘走到床边,小心翼翼将她放在床上,动作极轻,唯恐碰到她的肩头。
暗許盛夏香
秋娘却唯恐自己胸前的衣襟落下,左手紧紧按着胸脯。
“我帮你接骨。”秦逍轻声道:“可能会有些疼,但接上之后就不会有大问题,休息一两天就能够恢复如初了。”
寵妃擋道:殘王請躺好 淺曉萱
秋娘从未在不着衣襟的情况下和一个男子如此接近,脸颊有些发烫,轻嗯一声。
秦逍拉过被子,将秋娘饱实的腿儿盖住,却是让秋娘玉背朝外对着自己坐在床上,此时从后面瞧过去,这美娇娘没有衣襟在身,玉背完全袒露出来,宛若琵琶般线条优美至极,肌肤亦是雪腻一片,从她身上弥漫出来的女儿体香味道,更是在房内飘散。
秦逍犹豫了一下,终是轻声道:“我先检查一下你肩膀,你不要动。”
秋娘十分乖顺,也只是轻嗯一声。
秦逍这才伸手轻轻搭在秋娘的右肩头,香肩如削,触手处,如脂膏一般粉润,秦逍轻轻按了一下,秋娘娇躯一颤,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吟,秦逍忙道:“不要紧,是肩骨脱落了。”
暴蛇的吻痕 如意宝宝
“没事…..!”秋娘轻声道:“你…..你尽管做就是。”
秦逍这才放心,另一只手过去,握住秋娘的手臂,这时候也不敢胡思乱想,按照大夫曾经教过的方法,很有技巧地为秋娘接骨,扯动之间,秋娘只觉得疼痛无比,紧咬牙关,不敢发出太大声音,但实在是忍不住,口中还是发出一丝轻吟。
“好了!”秦逍放开手,“你试试!”
秋娘微动了动手臂,虽然肩头还略有一丝疼痛,却不似先前那般根本不能动弹,欢喜道:“真的…..真的没事了。”
“那就好。”秦逍也松了口气,低声道:“这两天手臂不要用力,很快就能恢复如常。是了,你赶紧将衣服穿上,可别着凉。”
秋娘轻嗯一声,轻声道:“你赶紧去换衣服,也别着凉了。”又道:“你那件官袍放在那里,待会儿……待会儿我帮你洗干净。”
“不用不用,你手臂暂时不能用力,我自己回去洗就好。”秦逍忙道。
秋娘道:“只是一件衣服,用不了多少气力。”这时候感觉玉背发凉,忽然醒悟自己美好的背脊就在秦逍的眼皮底下,脸颊一热,忙道:“你…..你先出去,我穿衣服。”
秦逍忙转身出门去,去了厨房,烧了热水,找到木盆,将热水舀进盆中,这才端进秋娘房内,见秋娘已经穿好衣服,笑道:“秋娘姐,水烧好了,用热水洗把脸。”出门去将油灯端了进来,见秋娘已经下了床来,放下油灯道:“你饿不饿,我出去看看能不能买到吃的,很快回来。”正要出门,秋娘却叫住道:“不用,我…..我不饿,你要是饿了,厨房有面条,我去给你下面。”
秦逍摇头道:“也不觉得饿。”
“你…..!”秋娘欲言又止,看了秦逍一眼,终于道:“你今天为何要冒险过去?”
坐臥美人間 雨路
秦逍一怔,道:“你被他们抓了,我当然要去,总不能不管。”
“可是……你该知道那些人都不是好人,他们故意引你去,一定是要害你。”秋娘轻叹道:“幸好你安然无恙,要是…..要是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那…..!”
秦逍笑道:“他们不是我对手。而且你在那里,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要闯的。你是因为我被他们抓去,我要是不管,岂不是禽兽不如?”
重生1990之官运亨通 大肥羊
極品美女養成系統 壹言生死與卿同
“为了我,你…..你觉得值吗?”秋娘微低下头,不好与秦逍对视。
秦逍没有犹豫,很直接道:“当然值,只要你能平安回来,我就算丢了性命也值。”
秋娘欲言又止,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口。
秦逍靠近秋娘面前,轻声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秋娘却是忧虑道:“那个小侯爷是国相家的公子,国相位高权重,你今日得罪了他,他……他不会善罢甘休。而且你杀了青衣堂的蒋大爷,青衣堂也不会就此罢休,以后…..以后他们还会找机会害你。”抬起头,一双眼眸子清澈如水,咬了一下嘴唇,才道:“白衣只是一个文书郎,无权无势,你真要出了什么事,他也帮不了你,我…..我更加没用……!”
秦逍见秋娘眼圈泛红,眼角泪水滚落,知道她心里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自己,心下感动,不自禁抬起手,轻轻拭去秋娘眼角珠泪,柔声道:“青衣堂被我打成这样,他们不敢再找上门。小侯爷那边,我手里有他的罪状书,他担心我将这罪状书公布出去,也不敢对我轻举妄动,你不用太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秋娘也不闪躲,任他拭去眼角泪水,只是自责道:“那天我就不该和你搭话,这样你就不会和青衣堂结怨,也许也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一切都是我连累你…..!”
“不要这样说。”秦逍摇头道:“我进京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见了你和顾大哥,京城百万之众,我偏偏能遇见你,这本就是一种莫大的缘分,上天注定的事情,有时候改都改不了。”
太玄武經 煙雨鎖重樓
秋娘一怔,喃喃道:“是上天注定?”
“当然是。”秦逍温言道:“上天让我进京,也让我在京都遇见你。”
秋娘若有所思,孤灯闪烁,四下里一片安静,秦逍看她蹙眉沉思,那张俏丽的脸庞当真是楚楚动人,此时两人近在咫尺,看着秋娘那饱满的朱唇,闻着屋里飘散的幽香味道,秦逍却是鬼使神差地凑近过去,嘴唇贴在了秋娘的朱唇上。
秋娘猝不及防,一时呆住,等回过神来,急忙后退,慌乱道:“你…..你做什么?”
秦逍老脸一红,尴尬道:“我……!”一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你……你这坏蛋。”秋娘脸上也是发烫,双臂环抱在胸前,瞪了秦逍一眼:“不许…..不许胡来。”
秦逍尴尬道:“我就是……就是看姐姐嘴巴好看,所以…..所以想亲一下。”
“你胡说。”秋娘又羞又恼:“大街上许多姑娘嘴巴都好看,那你都去亲一下?”
絕世劍帝
“别人我不管。”秦逍道:“我…..我刚才就想亲你一下,你…..你别生气,以后不敢了。”
秋娘见秦逍一副尴尬之色,这个在青衣堂大杀四方的少年郎,此刻却是一副慌乱之色,不知为何,内心没有反感,反倒觉得有些暖意,低声道:“我是你姐,做弟弟的不能冒犯姐姐。”
“我知道了。”秦逍抬手挠挠头,见秋娘也不是十分恼怒,小心翼翼道:“姐姐不同意,我就…..我就不亲。”心下却是有些自责,暗想秋娘身体不适,自己刚刚为她接骨,竟然趁机轻薄,着实不该。
只是方才那一下,他却也是鬼使神差,几乎是不受控制亲上去。
秋娘见状,幽幽道:“回头我去帮你找好看的姑娘,你在京都也没有别的亲人,到时候我和白衣一起帮你成亲,有了……有了媳妇,就不会胡思乱想。”
爵少大人,寵入懷!
她毕竟不是青涩小姑娘,知道秦逍到了这个年纪,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方才一时情动,也不是不能理解。
“反正上次和你说过,要找和你一样的。”秦逍也是笑道:“否则我可不要。”
秋娘瞪了一眼,低声道:“我都是小老太婆了,人老珠黄,你要找我这样的,早都已经是别人的媳妇了,我可没本事帮你找到。”可是瞬间眉宇间又显出忧虑之色,想了一下,才道:“可是…..你当真还要留在京都?那些人一时半会或许不敢招惹你,但时间一长,说不定会找到机会。秦…..秦逍,等白衣回来之后,你和他商量一下,要不要离开京都,你留在京都,我心里…..心里总不踏实。”
秦逍其实知道秋娘说的不无道理。
淮阳小侯爷和青衣堂那伙人暂时肯定是不敢对自己轻举妄动,但这笔仇他们肯定不会忘记。
淮阳小侯爷自不必提,国相之子,日后要找机会报复,机会绝不会少,而青衣堂此番虽然遭受重大打击,但蒋千行之死,绝不代表青衣堂就此烟消云散。
青衣堂背后有贵人撑腰,蒋千行虽然明面上是青衣堂坐堂老大,但实际上也不过是贵人手中的工具而已,死了一个,虽然会让青衣堂乱上一阵子,但背后的贵人肯定会让新的人来替代。
自己杀死蒋千行,对青衣堂来说不但是血海深仇,更是奇耻大辱,对这样一个实力雄厚的帮会来说,当然会想着一雪前耻。
但这些话他当然不会和秋娘说,以免她担心,只是微笑道:“回头见到顾大哥,和他商议就好,你真的不用太担心。”感觉身上有些发凉,忙道:“我去换衣衫了,再不换上,真要被冻僵了。”
“快去快去。”秋娘莞尔一笑,催促道:“我去给你下面吃。”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