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笔趣-第六五三章 糟了,是心動的感覺展示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回到明朝做昏君
郑芝龙看了一眼妻子田川松,笑着说道:“你想到哪里去了?他们不会用到这些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们也不会派自己的人来。让一个自己人跟着来,除了打草惊蛇,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听到郑芝龙这么说,田川松才放松下来,继续给郑芝龙洗脚。她想了想说道:“那他们是为什么呢?毕竟所图不小。而且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这样也是会打草惊蛇的。”
抬起头看着郑芝龙,田川松在希望他给自己一个答案。
在这方面,田川松并不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女人,她想知道。
郑芝龙说道:“可能是不在意吧。”
“不在意?”田川松反问道,脸上有些疑惑。
叹了一口气,郑芝龙才说道:“我回来的路上其实和他们作战了,只不过没打过。不但被他们消灭了六七十艘船,我们还被俘虏了。可是在这一战当中,我们一艘船都没有击沉他们。”
“这怎么可能?”田川松脸上全都是震惊,抬起头看着郑芝龙,眼中全都是不可置信。
在田川松的心里面,自己的男人是一个非常非常有能力的人,无论是经商还是作战,都非常非常的优秀。在海上这么多年,大大小小的战争也经历过不少次,他很少能被打败,何况还是败的这么惨?
自己损失了这么多,对方却没有损失。
“他们的舰队很强大。”郑芝龙无奈的说道:“火炮射程非常远,甚至没等进入我们的射程,他们的火炮就能够把我们的船炸碎。而且他们的准度也非常高,炮弹能够精准的击中我们的战绩。这是为什么他们不在意的原因。”
“即便我们知道了、做好了防备,在他们面前恐怕也没有什么用。等到他们的战舰过来之后,整个平户都将是一片血海。”
田川松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实在是有一些不可思议。
可是她又知道面前的男人是怎么样的骄傲,不会用这样的事情来欺骗她。即便是想欺骗她,也不会说得这么虚假。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这是真的。可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呢?
沉默了半晌,田川松抬起头看着郑芝龙问道:“既然他们这么强大,为什么不直接攻打。让你来这里做什么?”
“他们想劝降。”郑芝龙说道:“在大明人的眼中,他们需要一些人在前面,说白了就是如果以后有人投降的话,可以不直接投靠大明人。这样,那些人的抵触就小很多。毕竟大明派出来的人少,不可能直接占领这个倭国。”
“这一次我说服了他们,让他们同意。如果藩主答应的话,大明愿意扶持他做倭国新的幕府将军。等到打下了倭国之后,他就是倭国的将军。大明派人过来也是来谈这件事情的。”
“当然了,要是谈不拢的话,大明就会打过来。等到他们占领了平户,或者说是肥前国,朝鲜那边也会派人马过来。双方的人马合二为一,继续攻占倭国。”
田川松再一次沉默了。
半晌后,田川松看着郑芝龙问道:“你觉得藩主会答应吗?”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郑芝龙说道:“说实话,其实我的心里面也没有底。这一次我回来除了劝说之外,就是为了保住你们。一旦开战,这里就是战场,死伤在所难免。可是我不想你们死在这场战争当中,我要保护你们的周全,把你们带走。为此我才回来,你也要准备好,一旦开战,你要和我一起离开。”
沉默了片刻之后,田川松抬起头说道:“如果不开战的话。我没什么好说的。但是如果开战的话,我不会和你一起走。儿子你带走,我要留下,我是平户岛主的女儿。”
看了一眼田川松,郑芝龙很无奈,叹了一口气说道:“何至于如此呢?”
没有再说什么,田川松只是摇了摇头。
在真实的历史上,1645年郑芝龙派人把田川氏接到安平,而其次子七左卫门被留在日本。
1646年清军进攻安平时,田川氏自杀殉国。
黄宗羲《赐姓始末》载:「成功大恨,用夷法剖其母腹,出肠涤秽,重纳之以殓。」论者谓郑成功一生矢志抗清,和母亲遭清之害有很大的关系。
守山正彝《平藩语录郑氏兵话》则认为郑成功母不畏强暴,在与凶残的清固山、韩岱进行斗争而壮烈殉节的,“母不少动,骂固山而死”。
朱由校如果在这里的话,会明白田川松的选择。
这是一个非常有风骨的刚烈女子,甚至比起郑芝龙来,这个女人都更加有骨气。她做出这样的选择,朱由校一点都不会奇怪。
见没有办法再劝说田川松,郑芝龙也就没有再继续往下说。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说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何况真实的情况也没有到非此即彼的地步,还没有糟糕到要逃跑的程度,这些事情可以先不说。
田川松将郑芝龙的脚从盆里拿出来,拿过一边的布给他擦了擦脚。
将洗脚的水拿出去,田川松来到郑芝龙的身边说道:“睡吧,如果事情按照你说的发展,说不定后边会变得越来越麻烦。真到了那个时候,有没有这么安稳的日子也不一定了。”
郑芝龙很无奈,不过点了点头,还是带着田川松一起去睡了。
这么长时间没见,他很想念妻子。
与此同时,在朝鲜的汉城,还有人没睡。
“太晚了,睡觉吧。”宋香走到张余的身边,将原本有些灰暗的油灯挑亮,说道:“再这么下去的话,你的眼睛就更看不到了。”
张余抬头看了一眼宋香,放下了手中的笔,无奈的揉了揉眼睛说道:“事情太多了,在发动之前要尽可能做好所有的设想,否则很容易出麻烦。”
“内务府的人已经到了。”宋香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咱们组那边传来了消息,他们的人大部分也到了,已经进入了汉城。现在万事俱备,随时可以开始。”
张余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准备了这么久,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参谋处的人和内务府的人到了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所以你不必如此劳累。”宋香看着张余说道。
自从到了朝鲜之后,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宋香的了解变多了起来。
这是一个才华横溢的男人,心思非常的多。最重要的是他做起事情来不在乎手段,不过心中有自己的坚持,这是非常难得的一点。
宋香越和张余相处,越觉得他是一个十分优秀的男人。
张余看了她一眼,随后问道:“陛下那边的消息传回来了吗?”
宋香知道张余在等待什么。
之前张余给皇帝上了一份密奏,里面的消息很简单,就是把计划告知了陛下。
张余要在朝鲜搞事情,这要得到陛下的允许。因为只有陛下允许了,周围的其他人才会帮助张余,这样才能够调动大明在朝鲜的人力、物力,把这件事情做得好、做得漂亮。
对于这份密奏的回复,张余一直都在等待着。
宋香摇了摇头说道:“暂时还没有消息。参谋处那边的人说陛下已经在回京的路上了,消息刚送过去。之前他们也不知道陛下的行踪,不过想来应该快了。消息送过去之后,就会得到陛下的圣旨,再回来就快了。”
张余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问道:“仁穆王后的病是不是好得差不多了?”
“好得差不多了。”宋香点了点头说道:“最近外面的一些人已经开始接触这位王后,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考虑动一动啊?”
“是该动一动了。”张余点了点头说道:“明天见一见他们的元老派吧。”
“好。”宋香点点头说道:“都听你的安排。”
屋内油灯的灯火还在跳动着,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互相看着对方。
宋香突然说道:“经过这些日子调查,我们发现了一个人很适合你。这个人叫朴正阳,是元老派的一位骨干,好财、好色、好权,而且野心很大。只不过在元老派当中,朴正阳的实力并不是很强劲。”
“我觉得这个人非常合适我们,只要我们联合他,就可以先颠覆元老派。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把元老派握在手里,通过它从而来挑动元老派和少壮派之间的争斗,把仁穆王后和朝鲜国王都牵扯进来。只要他们双方斗起来,我们的机会就多了。”
“同时要朴正阳去支持朝鲜的二世子,这样一来的话,朝鲜国王也会视朝鲜二世子为眼中钉肉中刺,想不斗都不行了,整个朝鲜就会乱起来。”
“不过我觉得,这个计划要等到他们出兵倭国之后才开始。那时朝鲜国内空虚,这些事情就变得好操作起来了。真要到了不得已的地步,我们的力量也可以通过武力来做事。如果朝鲜国内兵力太强盛,就会削弱我们这方面的优势。”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