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萬古第一武神-第五百五十八章 白骨樂土讀書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大雄宝殿门口的一幕,自然没有瞒过殿中两方高僧的感知,可谁也没有心思管顾。
即便大佛寺高僧,想要让广隆进来帮手,也不敢轻举妄动。
只因为,他们错估了烂陀寺僧众的实力,又没有选择以最直接简单的解决办法,以至于形成了此时的微妙平衡。
广隆修为算不得多高深,仅仅是初入神藏罗汉而已,隐约察觉到了双方之间的平衡,本想直接进去,助一臂之力,却被陆川阻止。
现在,大佛寺高僧和烂陀寺僧众之间的平衡,不仅没有打破,反而因为陆川的介入,又形成了一个更为稳固的平衡。
三方轮转,佛意横空,彼岸沙华,直如佛国临世!
广隆依稀间有所悟,若此时插手,固然可以助自家师兄弟和师叔伯一臂之力,乃至一举镇压烂陀寺僧众,却也打破了这一平衡循环。
如此一来,固然完成了此行任务,却会彻底得罪陆川。
断人道途者,如杀身父母,不死不休!
若是在中州阎华古域,大佛寺的地盘上,广隆或许会更硬气一点,可先是被陆川道影逆论乱了心神,又被其一记五指山所慑,就让他忌惮非常了。
正如陆川所言,天下人,天下事。
大佛寺不远万里来此,哪怕是名正言顺,可烂陀寺才是此间地主,任凭你大佛寺是佛门祖庭,可随意镇压一门僧众,行事也未免太过霸道了。
这些年来,大佛寺佛运昌隆,香火鼎盛,无形中助长了僧众的骄横之心。
即便对于佛法高深的大德高僧,并无多少影响,但底层僧众的行事,却也愈发强抑,潜移默化中,多多少少也影响了高层。
广隆作为戒律院执法僧,多次出任务,平时还未觉得如何,自己行事也是如此,可今天却碰上了硬茬子。
再想想,他所听闻,因为大佛寺近年来的行事作风,早已引得不少人不满的风言风语,广隆心头一颤,额头竟是隐隐见汗。
以广隆的佛意修为,原本体悟不到这一层,毕竟他本身就身在局中。
但此时此刻,大佛寺高僧、烂陀寺僧众、陆川睡梦罗汉顿悟,形成的微妙平衡之下,使得广隆本身心境佛意,似也凭空得到了升华。
“阿弥陀佛!”
一时间,福至心灵般,广隆口宣佛号,杂念尽去,心灵澄空,默念佛经,周身金色佛光涌动,竟似凭空有佛吟禅唱之象,赫然进入了突破状态。
如此一来,虽未直接介入殿中佛意禅辩的争锋,可因为自身境界的突破,也使得近在咫尺的陆川,再次获得了一分好处。
最直接的体现便是,广隆本身对于佛法的理解,近乎一股脑,毫无保留的向陆川展开。
而在睡梦罗汉状态下的陆川,近乎有种心想事成,无限放大,一切尽在掌握之感。
这就是梦境的力量,也可以说是世间最为违心的力量。
但若真的没有自知之明,想到了超脱自身的力量加身,最终便是心力交瘁,心神枯竭而亡。
毕竟,那只是梦,并非现实。
可若能能秉持本心,借此演化自身,吸纳这些佛法体悟为己用,最终虽不至于直接强大自身力量,却也会化作自身底蕴。
而陆川,最强的便是本心,哪怕在死劫之中,也从未有丝毫改变。
没有丝毫意外,无论是广隆本身境界突破时,于无形中,将自身所有佛法修为的体悟释放,还是殿中双方高僧的佛意禅辩,近乎一股脑的都被陆川吸收。
若广隆此时再看的话,陆川就不是那一尊千丈虚影,而是一方万丈佛陀,倒卧天地间,拈花憨笑,半睡半醒,身周却是万佛诵唱,极乐净土之象。
只不过,陆川到底并非纯粹的佛修,而佛门功法,又自带有引人遁入空门,不能说是洗脑,却可以在潜移默化中,让人断情绝欲的力量。
如此,自然不为陆川所取。
当那佛国乐土,近乎化作实质之际,一缕缕金灰色毫光凭空而生,融入了那万佛信众之中。
虽无群魔乱舞之象,却凭空多了几分红尘万象之意。
简而言之,少了出尘,多了人气!
这就是陆川的本心。
不成佛,不尊道,不修仙神,只愿为人,红尘走一遭!
可惜的是,如今的他,虽心是人,奈何已斩身,当他将佛意禅机尽皆吸收之际,也释放出了自己的本我之象——不化骨!
“邪魔外道!”
“左道妖魔!”
齐声厉喝中,大殿内,本针锋相对的数十尊神藏罗汉,其中甚至不乏巅峰神藏,触及了显圣菩萨境的存在,豁然起身。
平衡,瞬间告破!
无边压力,仿若惊涛骇浪,一尊尊怒目金刚,高举降魔杵,于风浪中显化,掀起无边神雷,碾压向了那沾染了红尘的佛国乐土。
咔嚓!
一声似金铁铮鸣,又似金玉断折的脆响,骤然划破虚无,那佛国乐土猛的一颤,无垠流光汇聚成型,化作一尊万丈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的白骨。
隆隆轰鸣中,万丈白骨缓缓起身,似乎被这断喝惊醒,端坐于白云之巅,俯瞰众生。
“佛敌!”
看到万丈白骨的刹那,众僧狂怒,同时摒弃前嫌,一致对外。
刹那间,法相横空,数十尊神藏罗汉,各显神通,仅仅是运使神识,显化出的各种神异,竟是震动虚空,无垠浪涛拍岸,似顷刻就要将那万丈白骨拍成齑粉。
“哼!”
陆川也在此时醒转,眸光似电,又温润如暖阳,虽耀目,却不伤人,虚无中自身意志所化的万丈白骨,浩荡金光耀世,竟是须臾化作无边山峰,屹立于浩瀚沧海之中。
轰隆!
几乎在同时,数十尊千丈罗汉虚影,已是高举降魔法兵,齐刷刷打将而来,生生将山峰锤的嗡鸣作响,隐现缝隙,横推亿万里。
“吭!”
陆川闷哼一声,周身金灰色毫光闪烁不定,好似在虚实之间转换,时而化作白骨,时而肉身成佛,当真是诡异到了极点。
咔咔咔!
连退数步间,脚下已是地裂沟壑,小明峰轰鸣不止,竟是差点将整座山峰踩裂。
“还真是有够刚愎自用的啊!”
陆川受此一击,心神巨震,亦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倒退之际,顺手一抓,便拎着同时惊醒的广隆,轻若无物般,须臾飘落下山,直奔烂陀寺广场而去。
“妖魔,受死!”
“哪里走!”
数十神藏罗汉,哪里肯放,齐齐怒喝而起,瞬息化光冲出大雄宝殿,直追两人而去。
要说,也只能怪陆川倒霉。
烂陀寺僧众,本就对大佛寺有怨,自家历代长辈,为抵御妖族,死伤无数,得不到有效支持就罢了,现在不过是另辟蹊径,想要找到解决妖煞的办法,却直接被打做佛敌。
天下,还有比这更冤的事情吗?
大佛寺高僧,同样有怒无处发,自家师兄弟们接了法旨,前来查看烂陀寺的问题,可一番佛意禅辩下来,竟是没有占到丝毫便宜。
这让一众自诩佛门祖庭出身的高僧,面子往哪儿放?
于是乎,陆川这个异类,登时就成了两边正有火无处发的出气筒!
在一众高僧眼中,陆川就是幽冥殿出身的异类,已然算不得人,正儿八经,根正苗红的魔头,不打你打谁?
“大胆魔头,速速放开我门下弟子!”
“卑鄙无耻,邪魔外道,竟敢挟持我佛门弟子,贫僧今日定要你道消神灭!”
当来到半山腰,看到陆川一手镇压了广隆,凭空更是圈住了数以千计的僧众,一众高僧更是怒不可遏,做金刚怒目状。
若非顾忌门下弟子的性命,怕是早就动手,直接降妖除魔了。
“你们这帮和尚,还真是不讲道理!”
陆川气息紊乱,俨然受创不轻,可话语却透着难以言说的冷冽和锋芒,“本座今日前来,未曾损及烂陀寺一草一木,更是助尔等免了一场争斗,保下了这千年宝刹没有毁于一旦。
嘿,未曾想,本座竟然成了什么劳什子佛敌,这就是佛门高僧?”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魔头!”
话音未落,便有一名须发皆白的老僧,怒喝道,“你这魔头,虽能掩人耳目,却骗不过我等佛门法目,这白骨身,不知炼化了多少生灵血肉,才有了如此深厚的魔功!
说的再是冠冕堂皇,也无法掩饰,你这一身滔天罪孽。”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另一边,也是一老僧出面,眸中金光如剑,“施主一身罪孽,怕是放下屠刀,自入苦海,也无法洗清。
今日既然遇到,便是佛祖旨意,要老衲降妖除魔,留你不得。”
“哈哈哈!”
陆川怒极反笑,自人性丢失以来,多年未曾有过这般愤怒情绪了,当即冷喝道,“好一个大佛寺,好一个烂陀寺,果真不愧是佛门出身,能言善辩的很啊。
本座倒要看看,你们有一个算一个,如何降服我这魔头。”
说话间,已是于半空盘膝而坐,一手抓着广隆,神异玄通道影逆轮无形而开,须臾覆盖了全场数以千计的僧众。
“阿弥陀佛……”
顷刻之间,便有数以百计的烂陀寺僧众,面容祥和,如陆川一般盘膝而坐,口宣佛号,诵念佛经,并引得更多僧众相随。
偏偏,他们对抗的却是自家师长的佛意!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