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tvnv精华都市言情 大隋第三世笔趣-第847章:定航海,佔市場鑒賞-ybj6u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素描是一种入门容易、学精难的画法,相较注重意境、神韵的丹青画法,素描注重写实,以写实的手段把世间万物的形体、结构、动态、空间栩栩如生的表现出来。”
这天早朝结束,一身常服的杨侗在彩丝殿为大女儿杨袭芳讲解素描画技,当然这只是顺带,他真正在做的事情,是将印在灵魂深处的辣椒、土豆、南瓜、玉米、蕃茄、菠菜、可可、洋葱、洋姜、莴笋、胡萝卜、番木瓜、卷心菜、草莓、红薯、向日葵、花生、菠萝、无花果、苹果等等大隋所没有的瓜果蔬菜画出来,除了它们长在地里时的枝叶样子,还附上各自成熟时的样式,上好颜色,再给雅擅丹青、精通素描的长孙无垢、卢清华、萧月仙‘复印’。
这些彩色素描画给请命航海的周绍祖准备的的素材,周绍祖的冒险航海请示,杨侗已经也答应了,并让这支舰队做好航海前的准备,同时让周绍祖和主要将领前来大兴受训、接受任务。
杨侗是答应了他们的请求,但不能去去就回,怎么也得带些美洲大陆农作物种子回来。
王爷别给奴家挖坑
虽然杨侗也不知道自己画的这些瓜果蔬菜是否全都原产于美洲大陆,但有准备总是好的。不说全部找到,但只要他们找到玉米、土豆、红薯三种高产粮食,那么大隋的人口将会因为天灾不饿死,而迎来一个超级大爆发,中原民族也因为人口多自发自愿向外发展,一步步去征服、开发、控制这片大陆。
“父皇!”这时,杨袭芳又问道:“什么叫写实,什么是形体、结构、动态、空间?”
“写实就把真正的物件实实在在的写出来,不必添加本身没有艺术成分;至于形体、结构、动态、空间可以称之为立体感。你看父皇绘制玉米棒子,明明是一张纸,但是绘制了阴影部分之后,看上去真正的玉米摆在上面。如果不画阴影部分,那么画还是画,不像是真实的物品。任何能画在纸上的物品都一样,只要画出层次分明的立体感,就能将这物品画活了。”
杨侗指着一旁檀香袅袅的香炉,详细说道:“就如这个香炉,你能看到的只是它的正面,而看不到的地方即是阴暗面。它的正面很容易绘画出来,而素描的关键就是把它的阴暗面通过其他方式画出来,明暗结合就有了层次感、立体感。”
杨侗也不知这么说到底对不对、合不合理,只能按照自己的理解说出来,况且女儿还小,也不指望她听得懂。
而长孙无垢、卢清华、萧月仙,杨侗教的其实不多,只是她们画画功底高,看到杨侗多画几次,慢慢就学会了,至于为什么,她们自己也所不说个所以然。
杨袭芳理所当然的听不懂,本想再问,可是见到父皇开始画画,没空理会自己,便拿起螺黛为‘素描本’上的一棵梅树叶子上色。
螺黛很软,弄得杨袭芳手上脏兮兮。
“芳儿,不要画树叶…”杨袭芳这么玩,卢清华心疼惨了。
杨侗说道:“孩子喜欢画画,就让她画好了,你管她干嘛?”
“她画别的,我当然不管;问题是她拿螺黛来玩。”卢清华说道。
“那又如何?”
“夫君,螺黛太贵了!”
“芳儿别管她,你爹不差钱。画完了,咱去买。”杨侗安慰差点眼泪汪汪的女儿。
卢清华没好气的白了杨侗一眼,直接报价,“一颗龙眼大小的螺黛价值十五个炎黄金币。”
“我日死,这么贵?”杨侗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手中用纸条包了一层的条形螺黛。
卢清华点头:“就是这么贵。”
“有钱还未必买得到。”萧月仙悠悠的来了句。
杨侗更为震惊,这几天他一有空就画农作物,给农作物叶子上颜色,少说也用了五六十颗螺黛,如果加上三个老婆用掉的,少说也花了一千多两,造这螺黛的人简直就是在抢钱,不,比抢钱还快。
他问道,“这是谁家的物品?”
卢清华说道:“螺黛是从波斯传过来的画眉之物,深受富贵人家女子的喜欢。”
杨侗心中更不是滋味,他知道后世女人每年都给棒子国化妆品行业贡献无数亿,想不到在他的大隋王朝更加夸张,要是胡商一次性带来百斤螺黛,大兴城内的所有中原货都不够换人家那么一点东西。
便在这时,卫凤舞身穿一件墨绿色的棉衣进来了,杨侗顿时眼睛一亮,问道:“小舞,你这件衣服哪来的?”
卫凤舞横了他一眼,“哪有男人盯着自家媳妇有什么样衣服?”
“我只是觉得你这衣服的颜色,跟螺黛画出来的颜色一模一样!”
“那又如何?”所有人都奇怪的看着杨侗。
杨侗沉吟一会儿,说道:“既然我们染出了螺黛颜色的布料,理论上也能做出螺黛。要是国产螺黛满天下,胡商就不能以不足一斤的螺黛,换走我们几十车物品了。以后要想获得这么多货物,要么带来同样多的货物,要么用价值足够的黄金来买。若不然,我们就亏大了。”
“怎么忽然就跟胡商计较上了?”卫凤舞不明就里。
“大姐,是这样的……”卢清华又好气又好笑,将缘由向卫凤舞说了一遍。
“你们不懂!”杨侗摇了摇头,肃然道:“螺黛在波斯价格或许只要十五文钱,但是到了大隋却卖了十五两黄金,这巨大的差价不单胡商的利润,还有我大隋百姓辛辛苦苦做出来的绸缎、瓷器,要是他们运输能力足够,只需几万斤螺黛就能大隋买得一干二净,这足够他们整个国家享受几年,等他们享用完了,又用几万斤螺黛掏空大隋商品,如此接二连三,那我大隋的财富不仅被掏空,百姓还是他们可怜的奴隶。”
卫凤舞她们也听说胡商每次都是简单的来,几十车几十车的带走,若是按照杨侗这种算法,且撇开路途遥远的问题,大隋确实有被螺黛弄成穷光蛋的危险。
“夫君,那怎么办?”卫凤舞危机意识大起。
“胡人的特产要是在大隋满天下都是,他们拿来也卖不到几个钱,即使赚到一点,也亏在遥远的路上,然后我们再以他们没有中原特产,赚取他们的财富,让他们成为我们的奴隶。说吧,你这衣服哪来的?”
我立九宵之一傀开天
“少府监掌管百工技艺,宫中服御染料当然也是少府监研制!”卫凤舞说道。
杨侗恍然:“难怪我在少府监一声令下,无尽裁缝滚滚来…原来少府监连鸡毛蒜皮的小事也管…”
卫凤舞反驳:“宫廷服御代表天家颜面、大隋颜面,这可不是小事。”
鬼城墓 awei龚诗唯
“你们继续画画……”杨侗拿起剪子,从卫凤舞衣服下摆剪了一块布,又取一盒螺黛,在皇后恼怒的注视下,匆匆往少府监赶去。
杨侗如今是少府监的常客,在这里坐镇的何稠也不意外,当他听说杨侗要找墨绿色的颜料,便带杨侗走到了陈放染料的库房,依照布料颜色,很快就找到了一个拥有十几口大缸染料粉末的区域,并说道:“圣上,您要找的染料就在这里。”
“这是什么东西做成的?”
“这是菘蓝、木蓝、蓼蓝物制成的颜料,方法很简单,就是在秋季采集这三种植物的茎叶,加水浸泡,至叶腐烂,叶落脱皮时,捞去茎枝叶渣,加适量石灰充分搅拌,至茎叶由乌绿色转为深红色,捞取液面泡沫状物,晒干研末,此时的菘蓝被称之为青黛,除了这个制作工艺,还会通过浸泡、发酵、制靛、精致、水飞等步骤制作靛蓝色。这是古老的工艺,早已流传民间。”
“民间都流传了?”杨侗脸都黑了,用了这么多的螺黛画画,他也知道螺黛质软的原因是有油,如果以植物油将这些青黛粉末和成泥、搓成龙眼大小,那么足够买空无数个大兴城的螺黛就诞生了。
但是民间都已经有了的青黛粉,竟然没有进一步发展,白白让胡商赚了这么多年的黄金,真不知古人的脑子怎么这么僵硬。
极品位面交易器
“对!”
“给朕来十斤青黛,十斤香味最浓的花油!顺便来坛酒精。”
“喏。”何稠连忙让人准备。
山寨他国之物实非后世独创,早在文帝时期大隋就在搞反向技术研究,最有代表性的人物便是何稠这个家伙。
当初波斯献金绵锦袍、地毯等特色纺织品,编织十分华丽,他奉旨仿织出来的物品比原物更精美、成本更低;还有制作琉璃的手艺在中原失传已久,何稠又一次对外来之物进行反向技术研究,人工制成品与天然琉璃丝毫无异,何稠因此被杨坚封为外散骑侍郎。
他如今更是研究出了成本低廉的各色玻璃,以模具倒出来的玻璃艺术品,让大隋大赚胡商的大钱。
经过大隋工匠常年山寨,又有杨侗在背后推波助澜,胡商现在能赚大隋钱的产品其实少得可怜,而这螺黛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
螺黛这个钱,杨侗决定赚了。
一旦大量山寨螺黛冲击市场,看那些胡商拿什么东西来赚大隋的黄金。
等东西准备好,杨侗又带着拎东西的修罗卫匆匆忙忙的跑回彩丝殿,然后将外人轰走,在老婆、女儿诧异的目光下,亲手和出了一大盆充满桂花香的螺黛,由于他加入了适量的酒精,当他搓出一条条螺黛的时候,很快就硬化成形。
“试试。”
杨侗淡定的洗手。
卫凤舞拿一小点蘸水,用筷子往纸上一画,出来的颜色跟波斯螺黛一模一样,她惊讶道:“一模一样,还多了淡淡桂花香。”
长孙无垢、卢清华、萧月仙看向杨侗,红唇微张,感到不可置信。
俠客長成計劃
这出去不到两刻,回来就‘变’出了一大盆价值连城的螺黛。
太神奇了!
“芳儿,青黛已经不值钱了,你以后只管画叶子,你娘不骂你了。”
无上剑域
“谢谢父皇!”被母亲收拾了一通的杨袭芳甜甜一笑。
“……”
众女面面相觑!
看来之前慷慨激昂的说辞只是顺带,让女儿画叶子不挨骂,才是用意之所在?
“这是什么粉末?”卫凤舞有些好奇。
“菘蓝枝叶提取出来的青黛粉,墨绿布料就是它染出来的,我用桂花油调和搅拌就成这盆东西了。”
“就这样?”
“难道呢?”
“那咱们又可以赚大钱了?”卫凤舞一脸兴奋,就仿佛蹦蹦跳跳的青春少女一般,哪有半点母仪天下、人之母亲的模样?
岁月对她格外温柔,哪怕数年过去,但她的依旧没有半点岁月痕迹,一如当初的青春少女,肤色白嫩,宛若能滴出水来。
当然了,她年纪其实并不大,摞到后世,顶多是个青春四射大学生。
“你很差钱吗……”
“不差,可分钱有意思啊!”从倭国源源不断送来的金银,早将杨侗的个人宝库——紫微宫玄武城堆成了金山银海,再加上杨侗对自己的老婆十分大方,她们姐妹几人自然不差钱,只是享受分红的快乐而已。
杨侗笑问:“你们合伙开的‘有凤来仪’珠宝店,有多少个了?”
“洛阳、大兴、邺城、涿郡、太原各有一个。”
“店内的女子个个美貌如花,气质高雅,比大家闺秀还像大家闺秀,都是从哪里找来的?”
“是到了年纪被辞退的宫女!”
“难怪。”杨侗点了点头,皇族有自己的产业其实也好,免得像明神宗那样,穷得连举办年末国宴的十万两银子都拿不出来,只好低声下气向主管国家财政的户部借钱,照说皇帝要找户部借钱也不是什么难事,何况数额又不多,而且还是为了招待臣子和各国使节。可是,内阁首辅大臣张居正竟然拒绝了。
同样是当皇帝的人,杨侗对明神宗当时的心情,感同身受,他指着那盆青黛,说道:“以后拿去你们的合伙店卖好了。”
“多谢夫君。”卫凤舞、长孙无垢、卢清华、萧月仙喜滋滋的道谢。
“你们做成一样大小,然后一颗卖一枚银币,以物美价廉的优势抢占本土市场,如果半年后还有波斯螺黛,你们再降价,务必以物美价廉的优势,让波斯螺黛在我大隋市场立不住脚,迫使那些胡商掏钱来买咱们的物品,而不是用奢侈之物换取走咱们的日常产品。”
“喏。”
——————————
感谢书友‘剑魂平台’大赏!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