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 想枕頭的瞌睡-第939章 剛找到感覺呢熱推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你跑不过我吧
人不能言而无信,慕远对这一准则是拿捏得死死的。
既然答应了,捏了鼻子也要认。
更何况对方之前确实帮了忙,那一大盒口红,价值不菲。
俗话说拿人的手短,不指导指导说不过去。
“那行,反正我手头上事情也不是很急,今天就先指导你射箭。”慕远立刻答应了。
梁静先是顿了顿,随即说道:“师傅,你当时答应的可是一天呢,现在都快中午了。”
“一天按八小时工作时间计算嘛,肯定给你上够!”慕远一副我很讲道理的样子。
梁静却是无言以对。
这话,真没毛病。
“好吧!那师傅你准备选什么地方呢?我对西华市这边不熟,你知道哪家射箭馆比较好吗?嗯,到时候场地费由我出。”
慕远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是缺那点场地费的人吗?既然是指导你射箭,你好好学便是,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了。”
“那……到时候再说吧!”梁静笑嘻嘻地说道,“那……地方选哪儿呢?”
“金峰射箭馆吧!那地方挺不错的,你导航过去就行。”
“好!”梁静很干脆地答应了。
挂了电话后,慕远呆滞了两三秒,随后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开上自己那辆二手捷达,直奔金峰射箭馆。
很显然,慕远开车速度是极快的。
但再快也抵不过别人距离近啊!
所以当慕远停好车后来到金峰射箭馆门口,便看到梁静已经俏生生地等在那里了。
在她旁边还站着一个人,正是射箭馆的老板李景荣。
慕远刚一出现,梁静还没动,李景荣却第一时间扑了上去。
他无比热情地握着慕远的手,道:“慕支队,您要过来也该提前给我说一声嘛,我把场子清了,专门招待您啊!”
慕远脸皮抖了抖,道:“李老板,别那么客气,我就是过来指导一下别人射箭而已。”
然后,他瞅了一眼梁静,忍不住问道:“李老板,你认识梁静?”
李景荣苦笑一声,道:“慕支队,你这话说的,在射箭这一行业,国内谁不认识梁静女士啊?在你出现之前,她可是国内射箭领域绝对的顶梁柱。当然,现在也算。”
梁静听到李景荣后面这句话,笑嘻嘻地说道:“李老板客气了,我现在哪还算什么顶梁柱啊!最多也就是在女子组这边有点成绩。对吧,师傅!”
慕远点了点头,没有直接回答。
女子组?那不过是因为他不想去折腾罢了!不然也给女子组弄出个天花板,看你们还怎么玩。
随后,李景荣带着慕远二人便踏入了大门。
迎面是一副巨大的形象墙。
慕远看了一眼,以他的修为,那张脸上竟然也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那形象墙上有一个人,正是他自己。
而且是他正在举弓射箭时的画面。
那眼神,似有睥睨天下、藐视群雄的气势……
但实际上慕远很清楚,自己那时候纯粹是没将射箭当回事,所谓藐视群雄,确实是没将这件事情放在眼里。
“师傅,你这形象,真帅!”梁静一脸崇拜地说道。
慕远淡定地说了一句:“还行!走吧,射箭去。”
李景荣抚了抚额头……
慕远对射箭技巧的领悟,堪称是登峰造极了。
要指导梁静,简直不要太轻松。
在看了她的射箭之后,便随意地指出了她射箭时的几个小毛病。
确实只是几个小毛病,毕竟梁静也是专业射箭运动员,大的问题肯定是没有的。
缺陷是指出来了,但要纠正却不是简单的事情,必须得反复训练……
于是,慕远就在一旁讲述着发力、瞄准、站姿等方面的细节问题。
时间对慕远来说是很慢的,但对梁静来说却是非常快。
梁静能感受到自己的进步!这是令人兴奋的一件事情。
李老板此刻表情挺怪异的。
没办法,任谁看到有人能连吃十桶方便面,都会觉得怪异。
最让李老板难受的,便是明明看到了这一幕还得憋着……
终于,华灯初上,慕远掐着点儿喊了一句:“好了!时间到了。”
梁静立刻哭丧着脸,道:“师傅,就不能延长点时间嘛?我刚找到感觉呢。”
慕远认真地说道:“不行!你已经射了大半天了,虽然没有一直射,但手臂的负担也是非常大的,再继续下去,对身体不好。”
一旁的李老板被膈得慌。
梁静见慕远那表情,知道是没戏了,只好无奈点头。
“那……我先回去把师傅你教的消化消化,等明年再来找师傅你请教?”
“明年再说吧!”慕远随口说道。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明年?呵呵,明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忙活呢。
……
回去的路上,慕远有些纠结。
刚才与梁静分开的时候,那姑娘死活要塞一件礼物给他,说是过年了,当徒弟的应该给师傅送礼物。
你说送礼物就送礼物吧,直接送给自己不就得了?
可她送的礼物偏偏是给苏瑾秋的,说是给师娘的!!!
这让慕远咋办?带给苏瑾秋?
这个礼物是小事,万一到时候梁静与苏瑾秋混熟了,把上次帮自己买礼物的事儿给捅出去,会出问题的——也许吧。
可自己也不能就这么把东西给扔了吧?没那道理不是?
到时候梁静知道了,那脸色肯定不会好,换自己也一样。
纠结一阵之后,慕远一咬牙,不就是一件礼物嘛,有什么关系?
内心通透,慕远心情愉快地回了家。
进了门,正好看到苏瑾秋在厨房里忙活。
慕远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滞,因为他发现苏瑾秋整一个大花脸,某种面粉敷了一脸。
“你这是干嘛?”
“我看你之前做那马蹄粉挺容易的,就想学着做做,哪知道……”
慕远有些哭笑不得,这阵仗,还以为你钻面粉袋子里了呢。
“还是我来吧!”慕远说完,随手将手上的礼物盒递了过去,“这是别人给你送的礼物,你看看喜欢不喜欢。”
“别人送我的?礼物?”苏瑾秋有些懵。
谁送自己礼物,需要找慕远转交?
女孩子当然是不可能的,就这家伙钢铁直男的性格,什么女孩子会找他给自己转交礼物?
可要说是某个男子,苏瑾秋连忙摇了摇头。
那更不可能了!
慕远直是直了些,但又不傻,要是别的男子给自己送礼,他会帮忙转交?
“对啊!”慕远很淡定地转身往厨房走。
苏瑾秋连忙问道:“谁啊?”
“呃,你不认识。”
“不认识?不认识怎么会送我礼物?”
“就是上次一起去参加射箭比赛的队员,她请我指导她射箭,这礼物算是她的感谢吧。”慕远一本正经地说道。
“感谢那也应该送礼物给你啊,给我算怎么回事?”
“哦,她说是给师娘的见面礼。”
苏瑾秋先是一呆,接着俏脸微微一红,然后说道:“这样啊,那我就收下吧!对了,送你礼物的叫什么名字呢?”
“梁静。”慕远回头瞅了苏瑾秋一眼。
“哦!”苏瑾秋讶然,“还是女生啊!”
慕远倒是听出来了,苏瑾秋惊讶是真的,但是没生气。
他也就放心了。
至于惊讶?呵呵,我技术好!有女生求我,不很正常吗?
当然,这话肯定不能说出来的,不然就不是生气不生气的问题了。
“后面几天你还要出去办案子啊?”苏瑾秋转而问道。
她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毕竟慕远一贯的作风便是如此。
慕远却摇了摇头,道:“不去了,休息两天!然后准备回家过年。”
“那好啊!”苏瑾秋大为高兴,道,“那我们明天去逛街,办点年货啥的。”
慕远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忽然,慕远问道:“对了,你今天不是去看房子了吗?有没有中意的?”
“中意的倒是有,只是面积挺大的。”苏瑾秋迟疑着说道。
慕远立刻问道:“多大?”
“两百多平方,复式的,顶楼,还是精装修的。”
“那不错啊!”慕远道,“多少钱?”
“就算是按揭,首付都要一百多万。”苏瑾秋说道,“要不……我……”
慕远似乎知道她要说啥,当即说道:“不用,不就是一百多万嘛,我能搞定。”
苏瑾秋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虽然她相信慕远有赚钱的能力,但明显他的身份限制了他能力的发挥,一名警察,很多事情都是没法去做的。
“慕远,违反纪律的事情可不能做。”她倒是不担心慕远会做违法的事情。
“放心!”慕远认真地说道,“我是什么人?能做出违法乱纪的事情来?之前不是说过嘛,市局这边正在给我筹建一座研究所,到时候我若是能在研究所里弄出一些成果来,买这样一套房子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别说是首付了,全款都没问题。”
苏瑾秋顿时更怀疑了……
要说慕远办案厉害,她相信,哪怕是有人说全世界慕远办案最厉害她都觉得这是正确的。
可要说搞科研,她就不那么认为了。
慕远是搞科研的料?她还真没看出来。
虽然科研分为很多种,但也没有与办案相关的科研……
呃,好像自己的想法不太对。
与案件相关的科研还真有,比如哪些检验检测设备,但这与慕远有关系吗?
关键是慕远口气还蛮大,一百多万的首付不算什么,全款都没问题。
全款代表着什么?将近一千万呢。
毕竟,那地段和装修,都决定了那套复式套房单价不可能低。
可以她对慕远的了解,对方也不是一个喜欢说大话的人。
相反,真正了解慕远的人都知道,这家伙很低调,没把握的话从来都不说,哪怕是有把握,都会保留那么两三分。
这也是为什么到目前为止,他所接手的案子都破了的主要原因——真正毫无希望破获的案件,他根本不会接手。
迟疑片刻,苏瑾秋决定不在纠结这个问题。
她心头已经有了打算,先看慕远折腾吧,如果能买当然好,如果不行,那就再另想办法呗,她又不是没别的法子。
“那要不明天一起再去看看?然后再决定要不要?”
“也行!”慕远很干脆地同意了。
很快,晚饭做出来了,一道马蹄糕那是相当地道。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慕远便与苏瑾秋一道去看房子。
苏瑾秋此刻的心情是激动的,这可是与慕远一起去买房子耶,对她来说,象征意义更大于实际意义,仅次于去领结婚证和办婚宴了。
看了房子后,慕远很满意。
不管是面积,还是装修风格,都很合他的意。
目前唯一比较棘手的便是首付了。
这种户型的房子在这个小区不超过十套,可谓是卖一套少一套,鬼知道剩下的这几套能坚持多久?
慕远是一个嫌麻烦的人,既然看到一套满意的,就懒得去看第二套了。
可首付毕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慕远暂时拿不出这么大一笔钱来。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慕远争取到了一个比较满意的方案,那就是先付一部分作为定金,然后三个月内交齐首付,同时办理按揭手续。
当然,如果三个月内给清全款,房地产公司也肯定是没意见的。
给了钱,签署了订购协议,慕远还是稍稍感受到了一丝压力。
没错,确实只有一丝。
他决定催催卢纶,让他加快一下发布论文的速度。
可惜他的催促被卢纶给驳了回来,因为这已经是卢纶最快的速度了。
毕竟这是写论文,又不是写作文,写得太快,就没有质量了,想要发表到影响力较大的杂志上比较难。
慕远无奈,随即他拨通了冯局长的电话。
“冯局,向你打听个事儿?”
“什么事?”冯局好奇地问道。
慕远笑笑道:“之前筹办研究所的那件事情,现在咋样了?”
“文件已经批下来了,现在正在核算编制和经费预算,估计很快就能完成。”冯局对此非常了解,随后问道,“你那边咋样?什么时候能拿下博士学位?”
“这个我也不清楚,要不冯局你帮忙问问警校那边,看看博士学位还需要哪些条件?”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