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吳良廣告商 線上看-第八百三十一章 算筆帳相伴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吴良广告商
销售冠军叫鲁啦,这个名字吴良印象深刻。
对方说的事儿也是老生常谈的事儿——年初定的指标,超额完成了,奖励兑现的问题。
这几乎是各家企业都会面临的问题,尤其是国企。
受制于总经理年薪的天花板,销售人员使使劲,拼了命的一年喝了零点一五吨酒,胃都喝坏了,就是想着趁着年轻拼一把,年底抱个金娃娃回家。
鲁啦面对的问题也是如此,按照年初定的指标,他负责的区域销量完成百分之五十,拿三档的奖励。
大概是二十万左右。
吴良了解过的是,陕重氵气的销量指标基本上分为五档。
一档最低,是去年的销量,奖金很少,也就是五万块钱,意思是去年完成多少,今年保持去年的水平,就拿个保底。
加上平时的工资,一年十万块钱左右,在零四年,其实也算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收入了。
三挡是今年的必保目标,吴良入股湘火巨之后,也要求张玉普想开一点,销售卖的越多,公司挣的越多,给销售经理们的提成多一点又能如何?
所以,零四年下半年的三挡必保目标也进行了调整,加到了二十万。
那么五档,就是一个天花板了,年初没人能预料到可以达到这样一个水平的,几乎是100%的数量级,多出来的部分,也好计算,按照五档的奖励除以单台兑现。
鲁啦是一个省的经理,超额完成了120%,也就是220%的水平,按照政策,年底兑现五十多万。
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张玉普在年底计算的时候,也犯了难。
给还是不给?
这是个大问题。
给,一方面国企里面,大家都晓得,各种闲话,总会有人将话传上去,容易引来纪.委监察的关注。
不给,年初订的合同书就成了废纸,而且极容易打击销售人员的积极性。
不过,张玉普也明白,国企嘛,经常说了不算,五十万发个二十万不错了,在关中就能买一套很好的房产了。
所以,也有小道消息传出来,年底的奖金能不能兑现是个未知数。
鲁啦今天一直待到散场没走的目的,就是想借着酒劲问上一句,“到底还算不算数了?”
吴良简直无语,只是他也明白,空穴来风事出有因,他们要是听不到这样的风声,也别去做销售了。
所以,吴良也只能耐着性子给对方解释,“你自己算过没,你卖了多少车,给公司创造了多少利润?”
鲁啦是销售,算账算的也快,“1200多,公司挣了至少两千万吧。”
吴良点点头,“算的怪清楚,那不就结了,你帮我挣了两千万,我给你发五十万,我还是很划算的嘛!”
“那吴董的意思是,肯定兑现咯?”
吴良笑笑,“那明年的一档你知道是多少了吧?”
鲁啦对惯例很清楚,不过也有些吐槽,“也就是说,明年我要是完成今年的水平,也只能拿五万,是不是太不合理?”
吴良则表示,“你今年拿了啊?”
鲁啦有些被饶进去了,“好像也有道理!不过,我还是觉得一档定的有点高,这个数字应该变二档。”
吴良摆了摆手,“这不是我关心的事情,反正我就是定三档,50%的增量,拿下了给你二十万。”
鲁啦想了想,“努努力还有希望。”
事实上,陕重氵气的增量部分并非原有的渠道增长了百分之五十,而是三十,其余是新渠道创造的。
但是,百分之三十那一档是二档,给的钱也不少,目的就是卖的越多挣的越多。
或许有人会说,赶上好时候,躺在家里都能挣钱。
这样想或许没错,但是,今年好了,明年不一定了,第二年完不成,依旧拿不到钱,到年底发钱的时候,看着别人兴高采烈自己一肚子苦水。
有些愿赌服输的感觉。
归根结底,企业是盈利的,或许销售费用高了些,撇开这部分,利润总归是上去了。
换句话说,单台边利定的再高,卖不出去也是白搭。
鲁啦得了这么个好消息之后,欢天喜地的去了。
留在最后的张玉普有些吃味,吴良瞄他一眼,“怎么,心里不平衡了?”
张玉普笑着摇摇头,只是那表情怎么看都有些无奈。
吴良指了指他,“不大气,你知道我对好一世连锁药业的总经理是怎么发钱的么?”
张玉普来了兴趣,问,“多少?”
吴良指了指楚子曼,“楚总,你给他说。”
“利润的3-5%。”
张玉普不是很清楚这个数字有多少,“利润很高?”
楚子曼微微一笑,“以亿为单位。”
“300万到500万?”张玉普倒吸一口冷气,过了片刻,他消化完这个消息,才颓然一声,“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吴良老气横秋的拍拍他肩膀,“也是啊,以后陕重氵气就按照这水平,要不然上市的时候,你连原始股都买不起。”
这个比例相当于持股3-5%,也是吴良认为管理层应该持股的比例。
毕竟,陕重氵气上市并不是嘴上说说而已,管理层持股这些应该提早进行规划。
只是这中间牵扯甚广,更是需要陕省的支持。
他试探过几次陈巡抚的意见,发现对方只关心企业,对其他并无所图,心想着,自己还是别在“作死”的路上渐行渐远。
刚刚在舞台上闹腾了一会儿,吴良这会也感觉肚子有些空,酒意也随着唱腔挥洒出去了不少,走出宴会厅的大门,一阵清风拂面而来,有的不是眩晕而是极为舒爽的感觉。
吴良看着不少人成群搭伙的约着再战第二场,他自己却是没了这番心思——参加了太多太多这样的会议,实在是腻味的紧,有那陪酒的功夫不如陪陪好几个月未见的楚姐姐。
他再看看周边围着自己的这些人,张玉普、周雨民、叶风逸等等,他不说离开,这些人不好意思说走,忙挥了挥手,“知道你们还有第二场,都散了吧,明天好好休息,喜欢旅游的跟着四处转转吧。”
按照会议日程,第一天报道,第二天正会,第三天旅游,第四天离场。
欢迎晚宴一结束,剩下的就轻松了许多。
第三天,也有不少人离开,大多数是些供应商,有总经理来的,急吼吼的要回去参加其余企业的供应商大会,老板一走,跟着来的业务员就算再不情愿也只能给领导伺候好了。
吴良早上逛到酒店大厅的时候就看见许多人在退房。
叶风逸这边的会务组一直守在现场,将提前开好的发票交给对方,再安排接送车辆等等。
总之,这样的会议对叶风逸来说算得上是一种锻炼,经历过何羞羞的专业指导,再组织起来也会得心应手了。
零五年,掰着手指头算一算,泾河工业园投产仪式,供应商、服务商、经销商大会都会组织,者就是四场大会。
会议地点肯定设置在关中,而关中的五星级酒店的宴会厅比崖州的还是差了点,分开组织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当然,分开也有好处,很多事情可以掰开揉碎了去讲,而不是现在的给所有的揉在一起,聚拢人气的意义要大于实干意义。
不过,这种会议的目的原本就是如此,企业花了钱,取得的更多的是广告效应。
开完会,电视台、报纸、网媒等等再给上报道,也会溅起一些小水花出来,这方面是吴良的强项。
电视台这边,陕省自是不用细说,来了个巡抚,给条短消息,再拍摄一些陕重氵气的展车,领导再讲讲话,吴良、张玉普、周雨民这些高管在领导的聆听下表个态啊啥的都是应有之事。
早上吃完早饭,就着手这些事情,吴良凑在张玉普身边陪着陈巡抚参观了一下展车,再听领导安排了一些工作,这次的大会算是彻底结束。
陈巡抚没急着飞关中,第一次正式的对陕重氵气的进出口业务做出重要指示,在他的主持下,陕重氵气双方股东进行了认真细致友好的商谈。
吴良一口咬定,进出口公司由陕重氵气直接出资,要么就不玩。
陈巡抚默认,直接跳过这一关,直接指示,“尽快将进出口资质这些拿下,吴董说的直接投资建厂,评估完以后再讨论。”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算是谈妥,吴良也松了一口气。
之后十来天里,是法斯特、洛柴、洛钼、好一世这些,轮番上阵,每一场都是陕重氵气的循环翻版,无非就是少了一天的旅游行程安排。
到了月底,12月27日,吴良还有别的事情,辞过楚子曼和何羞羞返回了鹏城,准备参加第二天鹏城地铁一号线的通车仪式。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