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6dd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ptt-第一百三十一章 追加賠償閲讀-aj5p1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我和耀阳见到赵德柱的时候,赵德柱拿着胜诉书,手都还在颤抖着。
我瞪了他一眼道:“看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红色官途 鹅城知县
透视神眼 朔尔
赵德柱笑了笑说道:“不一样啊!大场面我见多了,不过都是些见不得人的手段,这次不同啊,透明公开地拿下这场官司,理直气壮啊!3500万啊,我也发财了!”
我淡淡地问道:“就这么完了?不打算上诉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赵德柱啊了一声问道:“什么?上诉?我们是原告啊?我们上诉什么啊?我们打赢了,还上诉?”
耀阳笑着说道:“我对这个赔偿金额不是很满意,我觉得咱们还可以再上诉的!”
赵德柱此刻笑着的脸,比苦瓜还难看道:“两位老板啊!我不是没研究过咱们的案子,咱们的项目上到底损失了多少,我心里有数的,这个赔偿金已经大大超过了咱们的预期,咱们也别闹了行吗?我可折腾不起了!”
我笑着说道:“你想想啊,设计院为什么这么快就低头了,他们为什么就不上诉了呢?”
爛宇沖宿 吾正純
赵德柱想了想,回答道:“那是因为他们不想搞大,毕竟一个设计院要是设计出了问题,以后谁还会找他们啊!”
我嗯了一声道:“就是了!既然他们怕影响扩大,那就再吓唬吓唬他们,看看还能不能要多一点好处!”
赵德柱思考片刻,展颜一笑道:“是啊!未必真的要上诉,消息放出去,他们还得再找咱们!你们可真黑,比我还黑!”
我递给他一支烟说道:“什么你们,我们的!你刚刚还说咱们项目呢,我就喜欢你不把自己当外人!”
赵德柱笑道:“明白,都明白!以后我就为您二位诚心诚意地办事了!”
回到宋朝当暴君 贰蛋
我们要上诉的消息一出,设计院那边真的马上派人过来找我谈了,没有找赵德柱,也没找耀阳,明白人都知道这事我在主导。
古镇项目部里,一个我没见过的中年干练女性,带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走进来。
被我们屋子里面的烟呛得直咳嗽,赶忙退了出去。不是装的,而是屋里面的烟真的太大了,这几天降温,外面有点冷,我们四个人在屋子里一支烟,一支烟的抽,还没开窗户,连我自己都被熏得睁不开眼。
殺手之王 帥氣的二豬
两个人站在门口半天,没敢进来,直到烟少了一点,才再次走了进来,中年女性自我介绍道:“我是设计院委派的中德律师事务所的代表,我姓谢,谢谢的谢,单字一个丹。这是我们的助手小白。”
耀阳在烟雾中,懒洋洋地说道:“进来坐吧,把门关上,冷!”
蜜戀,豪門小貴妻
谢丹再次咳嗽了一下,客气地问道:“请问,哪位是陈飞,陈总啊?”
我哦了一声,回答道:“我是!之前你打电话找我,什么事,直接说吧!”
谢丹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我,再看了看坐在老板椅上的耀阳,似乎在询问,哪个才是老板啊?
袁志远还是比较客气地让出了自己的座位,和我说道:“我先去忙了,你们谈吧!中午吃羊肉,怎样?”
耀阳嗯了一声道:“行啊!今天绿水园杜总她们也过来,一会儿你去门口迎一下!”
袁志远嗯了一声,出去了。
坐在一脚角的赵德柱还想点一支烟,我急忙说道:“柱子哥,你停停吧,差不多了,就是中华你也不用没了命地抽啊!都是你的,一会儿我叫耀阳再给你拿一条!”
赵德柱打着哈欠说道:“困啊,一晚没睡!那什么,你们有什么事,快点说吧,我赶着睡觉呢!等你们一上午了,才来!”
谢丹解释道:“你们这里不太好找,下了高速,我们走错路口了,在城里兜了一圈。我们这次来,还是想和贵方商讨一下,你们上诉的事情!”
赵德柱不耐烦地说道:“这个有什么好商量的,我们对赔偿金额不满意,就上诉了呗!对了,在上诉期间你们是不是不能接触我们原告的啊?”
谢丹急忙说道:“我们现在还不算是设计院的正式代表律师,在没开庭之前,我们还是想和你们达成和解的!这也是我这次来的目的!”
赵德柱嗯了一声问道:“怎么和解?说个方案来听听!”
小白拿出了一份文件,递给谢丹,谢丹犹豫了一下,看向我问道:“陈总,是不是您先过目一下啊!”
我摆着手说道:“那位才是我们这个项目的负责人,那位是我们整个官司的负责人,我是他们的客户,我在这买的商铺,我是过路人!”
谢丹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大家都是明白人,何必呢?陈总!”
我轻笑了一下道:“看来你还不是明白人啊!你听谁说的,我管事啊?”
賽爾號戰神聯盟之愛的誓言
耀阳大咧咧地说道:“和我说,我管事,这项目是我的,你们的钱也是赔给我的!”
谢丹犹豫着问道:“您是?”
耀阳切了一声道:“耀阳,双字耀阳!单姓一个张!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来谈什么和解啊?不知道这项目是我的啊?”
谢丹尴尬地笑了笑道:“知道,知道!只是我的小师弟说,这个项目最终的说的算的还是陈总!您说对吧?”
我哦了一声问道:“谁是你小师弟啊?”
谢丹急忙答道:“陈坚啊!他是我大学时期的小师弟,和我读一个专业的,我们关系一直不错的!”
我皱了皱眉道:“你也是那个什么赛德律师所的律师啊?”
谢丹摇着头道;“不是,不是,我们不是一家事务所的!”
我哦了一声问道:“那陈坚没和你说,我们的关系吗?”
谢丹信心十足地说道:“说了啊,他说是您初中时期的师弟,和您关系非常的好,前段时间还和您吃过饭呢!”
我心里暗骂道:“我们都到这份上了,他还想卖个人情给人家,话说出去了,就不怕我这直接揭穿他?”
我还是笑了笑道:“啊,那是自己人,好说,好说!”
谢丹终于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觉得这层关系用上了。
然后很坦诚地说道:“陈总,来之前,我一直很忐忑,都说您和您的人不好打交道,我们当时接到这个案子的时候,也是觉得挺棘手的,本来不想接的,所里给了我压力,小师弟又有这层关系,所以我才过来试试看……”
我嗯了一声道:“那好说,好说!说说你们给我们的条件吧!”
谢丹一边把文件递给我,一边解释道:“设计院同意再追加500万给你们,只有一个要求这事到此为止!”
我看了看耀阳,耀阳微微地点了点头,赵德柱也点了一下头。
我哦了一声,笑了笑说道:“好说,好说,我们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儿,这样吧,你回去说一下,这个项目的设计费就给我免了,我们的合同就此终止,4000万可以分三期给我们,但一期2000万,下个月必须到账!这事咱们就这么算了,再说了,你又认识我小师弟,我没理由不给他个面子的!”
屌丝女士 鹧鸪天
谢丹十分高兴地说道:“那太感谢了,我这就回去答复他们,尽快回复您!”
我嗯了一声道:“那我就等着你好消息了,我就不留你们吃饭了,中午我这边还有事!”
谢丹急忙站了起来,说道:“不用,不用!”说完,兴奋地和助理走掉了。
耀阳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笑道:“这是不是太儿戏了些啊?设计院怎么请了这么个人啊?”
赵德柱一旁说道:“我打听过了,之前和我们打官司的那个律师被他们炒了,不是我自夸啊,在法庭上被我说的连句反驳的话都不会说,你说他们能不炒他吗?现在这个也不敢和咱们闹僵,闹僵了就算官司赢了,他们也没什么好结果,这事说出去,无论输赢,他们都是败方!”
我撇了撇嘴说道:“你就吹吧!这官司怎么看,我们都是赢的,赢多赢少的问题!你别闲着啊,下一步收钱啊!钱到手了才是完事!”
我们说着话,杜诗阳和薛琪走了进来,我很意外地说道:“薛琪,你是去大西洋彼岸了吗?怎么被遣返了啊?非法劳工,还是长相不符合规定啊?”
薛琪笑道:“你就长相不符合国际标准,我好着呢!有个项目得我跟,就给耽误了!”然后看了看耀阳,平淡地打着招呼道:“耀阳,你好!”
耀阳兴奋地直搓手道:“好,好的很!走,吃饭去,吃饭去,志远羊拿回来没有,炉子架好了没有?”
杜诗阳不满地说道:“现在才开始烤啊?那什么时候才能吃上啊?”
袁志远急忙说道:“羊是现成的,加热就可以了,很快的,你们先坐,好了叫你们!”
冥剎尤黃
我嗯了一声道:“那辛苦你了,志远!”
杜诗阳坐下后,望着我说道:“你让我办的,我可都办了!你答应我的事怎么说啊?”
我笑嘻嘻地说道:“义无反顾啊!本来这也算我的事!咱可说好啊,你给耀阳的股份,可不能从我这里拿啊,这事我帮你办成了,咱们就抵消了!”
杜诗阳笑着说道:“小气鬼!现在是你求我帮忙的,怎么还敢和我开条件啊?”
我切了一声道:“互惠互利的事,算不得谁求谁吧!你不过是让了咱们合作投资公司5%的股份,我却得帮你拿会回你们公司15%的股份!可是你们集团公司的啊!这笔买卖哪头划算,你还没个账吗?”
杜诗阳不为所动道:“你能帮我拿到再说了!你们万众现在形式这么严峻吗?都要你出动这一招了?你是不是还求了陆萍啊?乐天卫浴的股份,你是拿什么换来的啊?”
我哼了一声道:“钱呗!还能用什么?你们这些平时称兄道弟的朋友啊,一到关键时刻就跟我提钱!我现在哪有钱啊?欠了银行一屁股债!”
杜诗阳不解地问道:“她陆萍就没事求你吗?你也帮了她不少忙啊,还和你提钱?”
我呦了一声道:“我还帮了你不少呢,你不一样吗,一张嘴不是一样要钱啊?只是我用其他条件和你换而已!”
杜诗阳切了一声道:“你现在在万众是什么形势,不用你说,外面早就传开了,摆明要你下台的,要不是你求到我这里,我帮了你,耀阳一出局,你的位置也不保了,你好像还毫不在乎的啊?”
耀阳呲着牙笑道:“我们现在有什么好怕的?手里攥着这么好的项目,不比万众赚钱少,我们拼死拼活为的是什么啊?还真为了崇高的理想啊?不就是为了钱吗?它万众一年能给我们多少钱啊?再说了,我们又不缺钱,无非是阿飞不舍得那点权力而已!官迷,没办法!”
我呸了一声道:“我官迷?我可比你实际的多!我就没想过当官的事,再说了,万众算了屁的官啊,那是企业,不是事业单位!”
杜诗阳不耐烦地说道:“你们研究完没有?我就想问问,我那15%的股份,你打算从谁手里拿啊?”
我假装紧张地说道:“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啊?你急着要那些股份干什么啊?不会也和我一样,在绿水园也快被边缘化了?什么时候下台啊?”
杜诗阳被我气笑了:“自己不好,就不想我好啊?什么人啊?你到底有没有办法啊?别这边帮了你,你那边食言了!”
耀阳撇着嘴说:“他食言,我耀阳还能食言啊?你把我耀阳当成什么人了?广东话怎么说来着,牙齿当金使!”
薛琪笑道:“诗阳防着的就是你!”
耀阳不怒反笑道:“你比诗阳了解我啊,你不会也这样想我吧?”
薛琪点着头说道:“是啊!我也这样想啊!”
我哈哈大笑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人品啊!害我都被连累了!”
杜诗阳哎了一声道:“难兄难弟!老大就别说老二了!说正事,到底怎么样啊?”
我正经地说道:“那就说正事!我分析一下,现在绿水园你爸的股份最多,占35%,你占20%,你爸当时的分配就是,跟我当时和董总的情况是一样的,只不过,你们不算是绝对控股!”
杜诗阳嗯了一声道:“是你说的这么回事儿!”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