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0wy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煉氣九千年討論-NO199. 邀請分享-7iefl


煉氣九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九千年
“师父放心吧,你的弟子我,也不差。”
江寒拍了拍胸脯,讪笑道。
接下来的两天快乐又短暂,三天的逗留期眨眼间就过去了。
江寒几人也到了要回归一重天的时候,封神司早早就召唤他们,要将他们送回一重天去。
与师父不舍的道别之后,江寒几人随着封神司往一重天降落而去。
不过太华仙人保证,要不了多久会说服常青仙君,与他结伴去一重天看望他们。
就在江寒等人随封神司回一重天的时候,天河之主的部下河神司,已经在此时将天河之主出事的消息,禀告给了天河之主的哥哥天河神尊。
天河神尊收到了河神司传来的消息,正在彼岸天桥上轮值打扫的他脸色都白了。
“怎么了?”
一道刚正如雷的声音响彻,旋即一道金光降落在他面前,化成一尊伟岸的身影。
“拜见大帝。”
陽光總是負滄海 陌小泫
天河神尊看到这道伟岸的身影,急忙跪伏在地,恭敬无比。
絕代醫聖 妄談
这道伟岸的身影,就是彼岸大帝,身披金色的袍子,看起来却无比地年轻,像是十八岁的少年郎一样。
他手中拿着一张画像,这正是江寒的通缉令。
他们所在的地方,就是传说中的彼岸天桥,横跨在九天之上,尽头就是彼岸。
只是长久以来,这座天桥已经没有人登上来过了。
“想不到此子已经到上界了,还成了通缉犯,真是一个不安分的主。”
仙路修真
彼岸大帝将手中的通缉令丢到了天河神尊手上。
“就是他,就是此人。”
功夫神醫
天河神尊看到通缉令中的名字,想到河神司传给传他的消息,说是江寒收走了镇压天河的天珠,连他的弟弟天河之主也一并失踪了。
“你也认识他?”
彼岸大帝来了兴趣看着天河神尊。
“不大帝,我不认识他,但我的弟弟出事是因他而起。”
天河神尊回道,“我想向大帝告假几天,我得去把事情弄清楚。”
“哦?那你去吧,顺便把他带过来见我。”
林涵的處女作 趙海希昌要99
彼岸大帝点头道,“如果硬得不行就来软的,就说我要见他。”
“啊!大帝你要见他?”
天河神尊诧异无比道,“小的想知道,大帝对此人是善意还是恶意?这样小的才好办事。”
“是善是恶皆是一念之间,你带他来便是。”
彼岸大帝说道,“不过你这样带着满身的仇怨气去找他,或许会弄巧成拙,最好是将他请来之后,等我与他谈了话之后,你再来决定你们的恩怨。”
“小的明白了。”
天河神尊知道了彼岸大帝的意思,本来仇怨气冲天的他,现在只得暂时将气放下,变成了替彼岸大帝去办事的人了。
天河神尊化成一卷河流而去,彼岸大帝站在天桥之上,挑了挑眉。
“倒是一个有意思的家伙,炼化得了我的彼岸天桥的法则,这具身体到底有什么惊人之处?”
彼岸大帝暗暗说道,对江寒充满了好奇。
那天他对江寒摞下一句话,说记住江寒了,听在江寒耳中是威胁,但是他的本意或许并不是在威胁江寒。
这一切,只得等天河神尊将江寒请上来之后,与他见面交谈才会风分晓了。
此时的江寒刚刚回到一重天,来到了永恒宗。
回到明朝闯一闯 我爱刘笑
看到江寒五人仙光四溢,飘逸出尘的灵动,沐枝儿等人都涌了上来,尤其是沐枝儿一个劲地拉着江寒的手左看右看。
江寒跟她说了一会之后,陆离就组织在永恒宗担当要职的人开了一场大会。
是关于建立永恒宗宗门大殿的会议,毕竟现在的永恒宗一统南仙域,成了一枝独秀,时时候有自己的宗门了。
这样的事江寒不想参与,让陆离他们全盘作主就行,他独自一人出了永恒宗,在一处荒芜的山峰之上坐下,准备将天珠融入到江山殿内。
他知道仙器之上还有圣器,圣器之上还有造化圣器,造化圣器之上就是本源之器。
江山殿现在是仙器六品,江寒想让天珠融入到江山殿中,看能不能让江山殿达到仙器九品的程度。
他知道这镇压天河的天珠是神物,时面蕴含的法则异常的雄浑强大,融入到江山殿中能自成太阳,这样江山殿就更完美了。
说干就干,江寒开始着手将他们两两融合。
只是这很耗费时间,所以他这一坐就是一天,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成功了。
江山殿融入到了天珠之后,如他所想的达到了仙器九品,已经是半点圣器,此时的江山殿连仙君都能轻松镇压。
例如太华仙君玲珑仙君等,江寒不用出手,祭出江山殿就通能将他们镇压。
这就是宝物的强大之处,虽然是身外之物,但却是不可或缺的东西。
收了江山殿之后江寒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因到了永恒宗。
勇者荣耀 白云深处人家
而此时的永恒宗陆离等人已经在焦急等着他回来了。
“大师兄,你终于回来了。”
陆离看到江寒出现顿时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江寒看得出他的心情,那种紧张的样子让江寒以为永恒宗发生了什么大事呢。
“天河之主的哥哥天河神尊来找你了。”
陆离说道。
“就是那位在彼岸天桥上扫地的天河神尊?”
江寒嘴角微微上扬,“来了就来了吧,我正愁不知道彼岸天桥在哪,刚好让他带带路。”
“大师兄,天河神尊的实力不容小觑。”
陆离提醒道,“他好歹被彼岸大帝看中,带到彼岸天桥上修行,虽然是在扫地,但一定有过人之处,你不可轻敌。”
戀上妳的床 布叮
“哈哈,放心吧师弟,我从不轻敌。”
江寒拍了拍他的肩膀,“现在他人呢?还在永恒宗吗?”
“在啊,他一直在等你,都等了半天了。”
陆离回道。
“有点意思,走吧。”
江寒率先往会客厅而去,倒是有点兴趣,没想到这天河神尊如此耐得住性子。
来到会客厅,江寒出现在天河神尊面前,河神司也小心翼翼地站在天河神尊旁边,看到江寒出现吓了一跳。
天河神尊的视线在江寒出现的时候瞬间投了过来,在他的双眼中江寒看到了明显的怒视,但是眨眼间就消失了。
江寒也在看着他,两人对视了一瞬,天河神尊才开口说道:“我想单独与你谈谈,没有任何外人,就你和我。”
他的话一说完瞥了眼身边的河神司,河神司马上就走了出去。
江寒看向陆离笑道:“师弟,你去忙你的吧。”
“大师兄,一切小心。”
陆离再次提醒了一句,也走出了会客厅。
玫瑰帝国·堕天使之心
毒宠佣兵王妃
会客厅的门自然合上了,诺大的会客厅就只有江寒和天河神尊两人。
“你找我是为你弟弟天河之主的事吧。”
江寒开门见山,一句废话也没有,坐到了他的对面。
“这只是其一,可以往后再说。”
天河神尊看着江寒说道,他的目光若有若无地流露出仇恨的光芒,但是或许是因为在忌惮什么,所以他一直在收敛这种仇恨。
江寒看得出来,他对自己充满了恶意,但是有让他忌惮的东西在压制着他的恶意,所以他只能收敛,克制。
“哦,其一?也就是说你来找我还有其二了。”
江寒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我听说你在彼岸大帝手下做事,相比你的弟弟,倒是沉稳了许多,说说你的来意吧。”
“你对我倒是打探得挺清楚。”
天河神尊眯了眯眼睛,“彼岸大帝想见你,所以我弟弟的事我可以往后再与你算。”
“什么!他想见我?”
江寒听到这个消息都是一震,并非害怕,而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
“你也别高兴的太早,大帝想见你,仔细想想你与大帝的瓜葛。”
天河神尊冷声说道。
“这不用你提醒。”
江寒呵呵笑道,“不过我现在很忙,不是他想见就能见的,你要么让他来见我吧。”
江寒现在已经知道天河神尊心中忌惮的东西是什么,原来是彼岸大帝交待了他来请自己,所以他对自己的恶意只得收敛。
现在江寒就是故意为难他,反正是彼岸大帝想见他,也不知道见他的目的是什么,江寒确实还没准备好去见威胁过自己的人。
而且彼岸大帝是与天庭帝君平起平坐的人物,江寒也担心自己有去无回。
虽然听到他想见自己的消息有点激动,但冷静下来之后,江寒还真不想见了。
“你……”
天河神尊刚想骂娘,但是想到彼岸大帝交待的,他心怕把事情弄得更僵,只得把到嘴的话都咽了回去。
“我怎么了?”
江寒看他吃瘪的样子就舒服,那天河之主处处为难自己恶心自己,他的哥哥想必也不是什么好鸟,明显是想报复。
“我们的恩怨先放一边。”
天河神尊平和了语气,“大帝的实力要灭你就在弹指间,但是他并没有,而是派我来请你去一趟,应该是对你有要事相商。”
“哟,硬得不行来软的?”
江寒嘴角微微上扬起来,“你这种转变,让我更加怀疑有陷阱在等着我了,连哄带骗的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吗?”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