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9ztb都市异能 雲起瓦羅蘭 起點-第924章 我全都要讀書-u8aq7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
“父亲!”
“等等卡莎,冷静点…”
“松开,我要救他…”
被拦住的卡莎猛得一甩,想要借此摆脱道森抓来的手掌,本该一同发力的第二肌肤,却抽风似的压制了她手臂的挥动,让卡莎失去最佳的救援时机,只能眼睁睁看着卡萨丁被紫色大门彻底吞没。
“不…”
还未见过亲眼见过卡萨丁强大的卡莎,甚至都无心理会第二肌肤的异常,她理所应当的发出绝望痛呼,心脏每一次收缩都带来巨大绞痛,让她先前所说的“觉悟”显得如此苍白。
那位有着透人双眸的海柔尔说的对,无论是什么,都不如眼前的亲人来得重要——嗡!
骤起的波动让卡莎睁大双眼,一支有着锯齿状,紫黑色的利刃切开紫色螺旋大门将其吸收释放,带起一股股呈锥形的紫色涟漪没入黑暗,令隐藏其中的马尔扎哈无处可逃。
“嘶嘶、嘶嘶…”
自身力量被吸收利用的马尔扎哈身上,冒出紫色护罩抵挡了反击并发出低吼…尽管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可其声音中的急切与疑问十分明显,很显然他并没有想到第三场的对手会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虚空生物”。
“再试一次…”
无声而语的卡萨丁再次消失不见,没得到回应的马尔扎哈在身上紫色护盾暗淡的瞬间隐入黑暗,决斗场上顿时安静下来,不见一丝动静。
“在左边…”
紫色眼眸愈发明亮的卡莎,再次看到锯齿利刃划破黑暗的瞬间,躲避不及的马尔扎哈失去一条手臂,漫天洒落的血液呈现出不详的紫色微光绽放。
本该乘胜追击的卡萨丁,一个瞬闪过后回到光明笼罩之中,那些绽放出光芒的不详血液汇聚成圆,构成一个有着紫色边框、黑底,其上微光脉动点缀犹如星空的圆洞,迎接了马尔扎哈下落的断臂——砰!
宛若石子落入平静水面,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圆洞沸腾起来产生大量气泡,每一次气泡的破碎都会带来一只三眼、四足,有着狰狞巨口的虚空之虫,几个呼吸间就有数十只怪虫诞生,而且虫群出现的速度还越来越快。
壹劍蕩九州
“卑鄙的家伙,竟然召唤虫群…”
这一幕看得卡莎眉头紧皱,恨不得冲上决斗场与父亲并肩作战,但卡萨丁的应对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
只见他随手一挥手中锯齿利刃,就产生出一颗缠绕着淡紫色光辉,通体呈黑紫色的圆球。
这颗满溢着能量的法球移动速度不快也不慢,如同是无比美味的诱饵一样,吸引着从圆洞内诞生的虫群对它发起进攻,它们一个个张着血盆大口去撕咬它,却在咬上法球的瞬间被它反过来吸收并壮大自身。
在虫群如飞蛾扑火的冲击下,能量法球狠狠撞在虫群诞生的虚空圆洞上,两者相交的瞬间四周黑暗澎湃,转瞬间就吞没决斗场的半边光明,置身其中的卡萨丁也没能幸免!
“父亲!”
本能的察觉虚空异变,几乎是同时冲出去的卡莎脑袋微动,唯恐道森如刚才那样将自己拦住,但这一次他不仅没有阻拦,反而在她背后搭上一只手掌为她助推:“去吧,上阵父子兵…是时候让虚空付出些代价了。”
嗡——!
试图先发制人的虚空揭开第一张牌,那便是“不远万里”从深渊而来的紫色独眼,这只巨大的独眼一经睁开,就成为无边黑暗中唯一的光源,吸引了一切目光。
这种唯一的美无法言语,震撼心灵,令人情不自禁便沉浸其中无法自拔,哪怕对此早有准备的鲛人族也没能幸免——嗡!
睁开的巨大独眼放出炽烈的粉紫色光芒,如同新生的旭日降临在鲛人驻地之上,可它带来的却不是希望,而是彻底的毁灭。
位于其中的一切事物,如同在烈阳下融化的积雪,悄无声息,源源不绝!
在这巨大能量的供应下,虚空独眼的眼球部位转向漆黑,其上微光点点如璀璨星空,就如同刚才马尔扎哈的召唤那样打开一个无比深邃,连视线都能吞没的跨界召唤通道!
在这个召唤通道的深处,传来一股极为混乱的气息…狂乱、疯癫、痛苦,绝望、焦虑等等,就仿佛这世间之恶都汇聚于此,让人忍不住想要不顾一切的逃离。
但有一个生命例外,那就是亲手打开这个召唤通道的马尔扎哈,他仅有的独臂呈交叉抱在身前,用最虔诚、最古老的礼仪对着通道尽头的存在表示敬意,他额头上如人脑般的紫色圆球绽放着惊人光芒,犹如灯塔一样照亮漆黑通道。
“马尔扎哈!”
异口同声的两声怒吼一左一右从黑暗中到来,父女才刚刚相见的卡萨丁与卡莎,连拥抱彼此、歇息片刻的时间都没去享受,就对着仇人发起了进攻。
“拥抱神圣的虚无吧,我的同胞们。”
斬盡天下 楓杏子
头也不回地马尔扎哈亲切的将两人称为“同胞”,在利刃与光炮袭身的瞬间全身绽放出惊人紫芒,卡萨丁父女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两道连绵不绝的紫光笼罩压制在半空中无法动弹。
不仅如此,在两人身体正下方还出现一个微光闪烁的漆黑圆洞,这如星空一样的召唤通道,竟在此时反过来将受到压制的两人慢慢的、慢慢的吞没其中——嗡!!!
在父女两人被彻底吞没的瞬间异变突生,骤起的光明如锥子狠狠凿开黑暗,势如破竹地反扑而来,几个呼吸功夫就再现了先前被黑暗吞没的鲛人驻地。
“嘶嘶、嘶嘶…”
虚空独眼的反应很快,迅速觉察到祂刚才吸收、分解的并不是真正的敌人基地时便开始合拢,试图从黑暗的最前方回到安全的最深处。
“现在才想走,不觉得晚了吗…”
出现在独眼前方,沐浴着无尽光明犹如天神下凡的道森还未动手,马尔扎哈就再一次投来紫色长光,他并不奢望如刚才那样压制卡萨丁父女,只是想着哪怕阻上对方一瞬也好。
“哼,来得好…”
不怒反喜的道森张开手,一座鲜花盛开、绿荫遍地,月辉遍洒看起来栩栩如生的“迷你型”癸亥玛吕寺出现在掌心,被他随手一抛撞上马尔扎哈投射而来的紫色光芒!
咚~~!
两者相交的瞬间,一股悠远而空灵的钟声响起,一条清澈透亮,银白色的笔直通道将紫色光芒包裹其中,如滑轨一样令迷你型的神庙迅速冲向马尔扎哈头上紫色圆球,并在他来不及反应前,将他本人一同吸收其中,余势不减的撞进后方紫色独眼上的漆黑通道消失不见!
废墟下的青春
嘶嘶、嘶嘶…!
察觉这种异变的紫色独眼停止合拢快速睁开,那足以抹去一切的紫色射线再次出现,只不过这一次不是鲛人族地,而是先前欺骗祂,为祂提供了足够能量来打开召唤通道的海之森。
“最艰难的时候到了啊…”
笼罩在道森身上的无尽光明迅速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道璀璨皎白的光芒展现,与紫色独眼的粉紫色光柱对撞在一起,彼此消融,来来回回,你争我夺毫不退让。
“但愿一切顺利…”
看了一会儿双方“对波”的道森,将目光投向癸亥玛吕寺消失的地方,这并不是贸然的行动,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选择。
有克格莫这个内鬼在,虚空的一举一动都在道森眼里。
虽然他不能直接说出这些信息,但他可以用半真半假的用分身所见做出推理,并引导海柔尔、厄斐琉斯、拉露恩三人做出决定。
而他们经过商议后的决定,便是——分割战场。
而虚空意志的打算就跟刚才一样,是先用决斗拖延时间,再让作为核心的虚空独眼突然出手将鲛人驻地毁灭,并吸收足够的能量来召唤马尔扎哈背后的虚灵,用最直接、简单的强大力量来抹平敌人的一切反抗。
所以道森就反过来利用这一点,先是用海之森构建出来的魔法仪式,制造一个与鲛人族地一模一样的幻象,并将其放在鲛人驻地所在之地。
至于真正的鲛人驻地,则是随能够穿梭精神、物质两界,并在虚实间转换大小的癸亥玛吕寺一起变小隐藏起来,尽管这种做法耗去了10%的仪式总能量。
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虽然为了维持这个假的幻象让虚空独眼吸收足够能量并召出通道,他们又贡献出了将近20%的能量…这样他们就能让癸亥玛吕寺离开物质界,前往虚灵所在的精神领域,令两片战场分割开来。
这样的话,就能避免虚空独眼作为后院持续提供给虚灵能量,让虚灵变成不死不灭的无敌存在,还能从根源上消灭这可怕的虚空监视者…就算最后不敌对方,拉露恩也能控制着癸亥玛吕寺带卡萨丁父女离开,不至于全军覆灭。
但这个计划并非全然没有风险,毕竟癸亥玛吕寺的离开会让海之森的魔法仪式出现纰漏,虚空意志也不可能看不出海之森才是这次计划的真正核心。
祂只要击溃这里,就能让离开的神殿失去能量加持,被迫结束与虚灵的战斗回归精神领域。
到那时候就算虚灵不出场,单靠虚空世界就能让这场持续数千年的对峙画上休止符…咔擦、咔擦!
“比我想象中的要快啊…”
天價盛婚:嬌妻太迷人 葉玲瓏
作为魔法仪式掌控者的道森,第一时间就察觉海之森内彩色石柱上崩开的裂缝。
没了癸亥玛吕寺加持的法阵,又要保留近半能量完成最后封印,用仅仅剩下的20%能量来对敌的话,果然不是虚空独眼的对手。
这种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让道森目光闪动,下方的救援工作正在进行,还需要一些时间来僵持。
80颗封印法球已经就位,为了满足储备区域的巨口用掉了3颗,怕不够保险他又在附近多埋了7颗,最后的留下的10颗封印法球,都塞进了黑白独眼之内,只等他做出那个疯狂的决定。
“呼…!”
耳边传来的崩裂声越来越多,察觉这一点的虚空独眼愈加明亮,照得周围聚成黑暗的无数肢体迅速枯萎下去,祂竟是不惜一切代价的要击溃海之森的仪式法阵。
尽管主管法阵防御的海柔尔,已经在一刻不停的加固防御,可还是不能让这个过程慢上那么一点。
难道这数千年,数十代人,数以万计同胞的坚持要毁于一旦了吗?
不行,不可以,绝对不行…拜托了,一切罪恶由我来承担!
来自海柔尔祈求目光从海之森而来,位于独眼附近的道森暮然回首,虽然他看不到对方,却能感受到海柔尔传递来的强烈情绪。
面对催促他马上结束储备区域的救援,发动最后封印来对付虚空独眼,并完成鲛人族数千年夙愿的这份沉重请求,道森沉默了。
“不行,我全都要…”
少许过后目光凛然的道森揭开最后底牌,突如其来的“嗤啦”声自蠕动不休的黑暗中响起,它微不可查却足够致命。
因为这个声音来自克格莫,在道森虚灵分身的控制下,这个小家伙毫不犹豫的将足以“斩金断玉,削铁如泥”的舌头弹射开来,精准的从眼球后方刺入并贯穿独眼,在上面留下了一个相比祂庞大体型来说,勘称是“芝麻粒”大小的伤口。
可就是这个微不足道的伤口,让与皎白光柱对冲的紫色光柱骤然一抖消失不见,于是乎圣洁光辉顺理成章的浩浩荡荡而来扫清黑暗,笼罩独眼!
嘶嘶嘶嘶嘶嘶…!
异常愤怒的吼声从黑暗中生气,如魔音灌脑直入灵魂,做出“二五仔”行为的克格莫“呜”的哀嚎一声,变回哈巴狗的模样,夹着尾巴头也不回的冲向黑暗另一头。
受到光明力量压制的虚空独眼无法出手,被祂抽了能量的虚空肢体们也奄奄一息,根本就无法阻拦克格莫的逃窜,竟是被它这样一路畅通无阻的跑了。
只是,他留下的“呜呜”声听起来是那么的委屈,就像一个听家长话做事,却又另一个被家长指责这是做坏事而批评,满腔郁闷的孩子。
何事秋风悲画扇之凤箫吟 苏苏悦耳
“抱歉,克格莫,将来我会给你最好、最棒、最美味的狗粮…”
鬼喪
暗自道歉并做出承诺的道森消失不见,再一次出现时就回到海之森的仪式中心,先一步来到此地的海柔尔看了过来,她脸上的表情充满诧异、不安,怀疑!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