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gc34精华都市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笔趣-Turn214.痛苦、仇恨與漢諾塔閲讀-c8ila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穗村尊,炎之伊格尼斯的观测体,十年前的lost事件中,和其他孩子们一样,被鸿上圣掳走,并被关在一间屋子里强制进行决斗。
输掉决斗,不止会被电击,还会减少饭量。
那样的遭遇,对任何一个该年龄段的孩子而言,都是一辈子的心理阴影。
而穗村尊,除了lost事件中的遭遇之外,他的不幸比其他孩子都要大得多。
为了寻找失踪的他,穗村尊的父母在一场因为焦急引发的事故中不幸双双去世。
在被救出之后,终于重获新生的穗村尊,本来应该迎来平静的生活,但是却面对着失去双亲的现实和痛苦。
戲梅妝
随后,穗村尊就被接到了乡下,由乡下的爷爷奶奶抚养长大,与炎之伊格尼斯相遇,化身为面前的焚魂者。
左轮想起这份档案,心中已是有了几分明悟,所谓的为双亲报仇,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你不去阻止他们吗?”blue maiden看向playmaker,“这个时候争斗的话,是不是不太好?”
“就交给他们来处理吧,”playmaker说道,“如果他们不分出个胜负来,是没办法并肩战斗的。”
不说playmaker都忘记了,这应该是焚魂者与左轮的第一次会面,会发生这种事情也不足为奇。
“我的回合!”焚魂者一上来就抢下了先攻,丝毫不顾在拿起了五张手卡之后陷入沉默的左轮。
“通常召唤【转生炎兽貉子】!”焚魂者将一张卡拍了下去。
传奇都市传 江湖工馆
一只四肢喷着火焰的貉(长得像浣熊)从地下钻出,“接着发动魔法卡【炽焰狂怒】!根据这张卡的效果,从手卡、墓地将两只【转生炎兽】怪兽守备表示特殊召唤!我将手卡中的【转生炎兽暴晒野牛】与【转生炎兽鹦鹉】特殊召唤!”
一头全身上下散发着赤红色光芒的野牛与一只双翼燃烧着火焰的鹦鹉一只地面一只天空出现在了焚魂者的场上。
随后三只怪兽化作旋风窜上天空,点亮了连接大门上、左下、右下三个连接标记。
地面撕裂,汹涌的火焰如同岩浆一般爆发,一头全身燃烧着火焰的战狮人立而起,发出一阵咆哮。
吝嗇boss貪財妻 愛空千路
“link召唤!出来吧!Link3!【转生炎兽炽热多头狮】!”
在一番操作打出【转生炎兽】错误用法之后,焚魂者拿起一张卡,盖在了决斗盘上,“盖上一张卡!回合结束!”
“一上来就召唤炽热多头狮吗?”艾抱着双臂,惊叹道,“这是想要一回合见胜负吗?”
“你头脑一热就挑起了决斗,还不负责任的赌上了我,”不灵梦叹了口气,对焚魂者说道,“这背后对我们的未来意味着什么,你真的明白吗?”
“这和未来什么的无关!”焚魂者眼中燃烧着熊熊的怒火,“我一定会击溃他的!”
“虽然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最好还是和他沟通一……”
“如果你是担心我会输的话,那么完全没有必要!!!”焚魂者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不灵梦的话。
不灵梦愣了一阵,“好吧,我说的话你完全没有停进去,至少这一点我明白了……”
“我的回合,抽卡。”左轮抽出一张卡。
如果劝焚魂者,焚魂者能听得进去的话,那么我手上这个【旋转引导扇】还有什么用?
如果胜利能熄灭仇恨的话,那么我手上这一大堆四星的弹丸、龙link零件,又有什么意义呢?
“左轮他会怎么出手呢?”blue maiden看着沉默状态的左轮,有些紧张的说道。
“左轮可不是一个受到挑战的时候,放水的决斗者,他一定会认真应战……”Ghost girl不声不响的给左轮立了个flag。
“好了!到你的回合了!”不安的气氛也让焚魂者焦虑起来,他对着左轮大喊道,“快点做些什么吧!”
左轮缓缓低下头。
“我就这样结束回合。”
“什么!?”在一旁旁观的三人齐刷刷愣住了。
“怎么回事!?”艾也百思不解。
左轮在自己的回合什么都没做,没有召唤怪兽,没有特殊召唤怪兽,没有盖下怪兽,更没有在自己的后场发动什么或是盖卡。
就这么直接空着前后场,然后结束了自己的回合。
“左轮是想故意输掉决斗吗?”blue maiden明白过来。
阿库娅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左轮,“此刻,他的思想波动一片空白。”
左轮的内心毫无波动。
“到底是什么意思!?左轮!!”
再看流星雨之流星下的誓言 南宮涵
“你没听见吗?”左轮反问道,“我说我就这样结束回合。”
不灵梦面露古怪。
自己和焚魂者这是……被放过了一马?
“别开玩笑了!!”焚魂者大喊道,“我的回合!抽卡!通常召唤【转生炎兽灯火美洲豹】!”
身上生长着如同刀刃一样的火焰美洲豹出现在焚魂者的场上。
撒旦掠情与狼共枕
“【炽热多头狮】的攻击力是2300,【灯火美洲豹】的攻击力是1800,这样攻击力就超过左轮的生命了!”
“左轮!你有没有战意,与我想打垮你毫无关系!战斗!”焚魂者下达了攻击宣言,“用炽热多头狮对你直接攻击!”
得到了命令的火狮一跃而起,抬起狰狞的利爪,对左轮猛地爪下。
左轮下意识的抬起手,却被火狮的攻击逼得向后退了几步,闷哼一声,又立刻站定。
【左轮LP:4000→1700】
“左轮他,真的什么都没做……”
“下一击,左轮就输了吧?”blue maiden看着灯火美洲狮说道。
场上,焚魂者紧紧的抓紧了拳头,只要一击,只要一击就能打败左轮,能够替自己的父母复仇,但是……
“啊啊啊啊啊!!!”终于,在极度愤怒之下,焚魂者对着天空长啸,随后猛地从决斗盘上拔出了卡组。
转生炎兽怪兽从场上逐渐消失,而焚魂者也像是被抽空了力量一样,缓缓的跪倒在地。
“也是啊,”艾说道,“做不出来呢。”
“焚魂者?”不灵梦探寻的看向焚魂者。
“我……就算以这种方式获胜的话,不也是特别丢人吗!!”
“是啊,是很丢人。”艾很自然的说道。
“你给我闭嘴。”
“哦~”
左轮走上前,眼神中没有任何感情的波动,“消气了吗?”
“怎么可能消气啊!?”焚魂者捶地喊道,“我连你的真实身份都不知道!现在就连复仇也……”
“我的名字是鸿上了见,”左轮忽然间说道,“是引发了lost事件鸿上圣的儿子。”
“诶!?”ghost girl和blue maiden一脸的愕然。
“竟然说出来了!?左轮……”艾更是愕然到无以复加。
网络之所以有趣,是因为人可以隐藏真实身份,在里面扮演另一个自己,但是,左轮此刻将自己的身份大大方方的说出来了,还毫不避讳旁边的人。
就连焚魂者自身也愣住了。
“焚魂者,”playmaker这个时候走了上来,“lost事件与左轮无关,当时的他才八岁,和我们差不多大,也是他因为无法面对自己内心的愧疚,才向警方检举了他的父亲。”
“什么……”焚魂者愣了许久,原本他以为站在他面前的是仇人,没想到,站在他面前的竟然是恩人?
开什么玩笑……
“这么说,lost事件中受害的孩子们,都是托左轮的福才获救的吗?”不灵梦明白过来,随后看向了左轮,“那么,鸿上了见和鸿上圣……”
“鸿上圣是他的父亲,是lost事件的制造者,”playmaker说道,“而鸿上圣,早已经去世了。”
Playmaker说鸿上圣去世了,但是没说什么时候去世的,只是向焚魂者隐瞒了鸿上圣去世没多久这件事。
说起来也是一笔糊涂账。
鸿上圣一手缔造了lost事件,创造了伊格尼斯,而他自己,因为亲儿子不堪忍受良心的折磨,于是鸿上圣惨遭检举。
父慈子孝之后,鸿上圣又发现了在lost事件中创造的伊格尼斯们有着缺陷,在计算之后,得出了伊格尼斯会毁灭人类的结果。
上报之后没有得到SOL公司高层的回复,反而得到了不得声张的警告。
在争论无果之后,鸿上圣被人下了网络病毒,从而昏迷不醒,只能以意识的状态进入网络世界,与伊格尼斯进行斗争。
而鸿上了见这个大孝子,则担负起了父亲消灭伊格尼斯的遗愿。
“可恶!这都是什么跟什么!?”焚魂者捂着头说道。
“焚魂者,我们之所以联合起来行动,归根到底还是为了对付光之伊格尼斯他们,在那之后,如果我们还幸存的话,那么迟早,我们都要赌上各自的伊格尼斯彼此进行战斗。”
左轮的话说的很透彻,“不过,在那之前,我想请你抑制住自己的愤怒,一切都等到最终决战之后,再来了断。”
“恶灵!”
一直沉默站在左轮身后的恶灵微微躬身。
“去做准备。”
“是。”恶灵从左轮的身后消失了。
左轮侧过身,对众人说道:“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
随后,左轮的身侧开出了一条捷径,而左轮率先迈腿走进了捷径中。
Playmaker沉默下来。
Ghost girl看向了一旁的blue maiden,准确的说是bluemaiden手上的阿库娅,“你怎么看?”
阿库娅回答道:“他的思想很澄澈,并没有欺诈或是隐瞒什么。”
“嗯,”blue maiden点了点头,“我相信阿库娅!”
听到没问题了,众人才放心的跟上了左轮。
进入捷径的那一刻,众人明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前脚刚刚进入,后脚就已经迈出了捷径。
黄沙漫天,被遗忘的数据库角落,世界数据的零散沉积堆砌成实体,以沙尘暴的方式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里依然是link vrains内部,众人确认了这一点。
左轮沉默不语,只是带着大家缓缓前进,在远方,沙尘暴的背后,一个巨大的朦胧阴影若隐若现。
那外表和形状,像极了某些熟悉的东西,带给playmaker一些熟悉的感觉。
随后,playmaker有些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不会吧?”
沙尘终于消失了,那个庞大的阴影替众人挡住了风沙,也让它在众人面前显露了真容。
“汉诺塔!”
没错,正是那个差点毁灭了人类社会所有电子设备的东西。
“也就是说这里是旧link vrains区域?”焚魂者第一次来到这里,四处张望着。
“没想到还在吗?”playmaker说道,“新区域看不到汉诺塔,还以为被处理了,没想到居然还在啊。”
“切,在又怎么样?”艾抱着手,对于汉诺塔这种用来消灭自己的超级武器抱有十足的敌意,“难不成我们还要复活汉诺塔吗?”
“没错。”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