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9fa9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代號候鳥 txt-第五十三章 理髮師是他鑒賞-qmr1s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代号候鸟
抓到李安平后,异常兴奋的陈克海连夜开展了审问工作。李安平知道陈克海会趁机发泄对自己的不满,他最头痛的还是不能再自证了,即便他告诉陈克海自己是地下党员,拿不出证据,陈克海只会认定他特务。李安平能做的就是否认一切指控,坚持认为他开枪打死的那人就是“天鹅”。
对李安平的审讯工作进展极其不顺利,陈克海自己熬了一个通宵毫无成果,他让组里参与抓捕李安平的那两人换着班审问,就是不让李安平睡觉。
另外一方面,他要求那二人严守抓到李安平这个秘密,这一消息只能由他上报给曹若飞和李乘风。陈克海不希望李唐知道李安平被捕,然后来搅局,当然他还另有目的。
陈克海并没有把抓到李安平的消息告诉曹若飞和李乘风。在休息了一晚之后,他如平常那样去到李唐所在的人事科。
在被李唐怒骂过几次后,陈克海改变了战术,他总是没事找事去人事科找科室其他同事。李唐一见陈克海又来了,脸上似乎有些得意的样子,她懒得看他,低头专心工作。
“李唐姑娘。”李唐听到陈克海叫自己,却没有抬头,假装没听见。
陈克海低声又说:“我有一个关于李安平的消息,你想知道吗?”
“不要拿他来骗我,他在哪里我比你清楚多了,我看你要耍什么花招,小心被我骂死。”李唐心里这么想着,还是没有理睬陈克海。
“不想听就算了。”李唐有些奇怪陈克海如此轻易就要放弃了吗。正这时,陈克海忽然凑近李唐耳边,极其小声地说:“我知道李安平在蓝靛厂路那家被查封的妓院里藏着。”
李唐大愕:“这不正是李安平藏身之地吗!”她猛然看向陈克海,陈克海继续轻声说道:“你放心,我没有抓到他,不过他在我抓到他之前就已经畏罪自杀了,是上吊吊死的。”
倘若陈克海上来就说李安平死了,李唐可能会赏他一个大嘴巴,但陈克海准确地说出了李安平的藏身地,李唐心里一下就乱起来了,没有主意。
“先敲三下门停下,再敲两下再停下,最后再敲一下,我说得对吗?”陈克海先前说出李安平藏身地还只是在试探李唐的反应,他看出了李唐的惊愕,猜想李唐应该真的知道李安平的下落,他才又拿这个来确定。
听到这里,李唐最后一道心理防线崩塌了,瞬间她像被抽去了灵魂一般,毫无生气地后倚在椅背上。
陈克海连联络暗号都知道了,难道李安平真的如他所说?可是陈克海又怎么知道这个联络暗号的?
就连她也只是在李安平外逃当晚用这个暗号找过他一次,陈克海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陈克海见李唐虽然还是没说话,但很明显李唐信了他的话,现在该是说出重点的时候了:“没想到他李安平还是一个痴情种,他暗中勾搭曹副局长的妻子傅云,把自己的藏身地告诉了傅云。我们跟踪傅云找到他,当然只是找到他的尸体。”
李唐偷听陈克海和父亲李乘风的谈话得知,李安平和傅云曾经是恋人关系,没想到他们还保持着联系,也难怪他会暴露自己。
文体巨星
至于他和傅云是否有染,李唐不关心了,李安平的死对她来说才是一场沉重的打击。
当她开始爱慕李安平时,他定婚了;等到她刚看到希望之时,李安平又被当成是特务通缉;两人开始努力摆脱困境,他却死了。李唐怎么不伤心,眼泪不知不觉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
“今晚你就回家吧,李局长他都快担心死了,但又不好来找你。一会儿我陪你回去收拾东西就回去……”
玄心奥妙决
直到陈克海和李安平的身影消失不见了,傅云才彻底清醒过来,她擦去脸上的泪痕,拔腿想要去追陈克海。
等她跑到街口,哪里还有那四人的影子。
去公安局吗?
医圣传人在都市
一切于事无补,还可能给曹若飞带来负面影响。
傅云决定回家等曹若飞,尝试让曹若飞帮帮李安平。
当晚,曹若飞就从傅云口中获知陈克海抓到了李安平,他先是暗暗高兴,接着又有些不满。
按照傅云所说陈克海抓到李安平带回公安局的时间应该是下班前,他是陈克海的直接上级,陈克海到现在都没告诉他李安平已经被捕了,他自然会不满。疑心甚重的曹若飞开始怀疑陈克海此举是否另有目的,他决定在陈克海主动说出来之前假装不知,但他时刻留意这事的动向。
如果这次不能置李安平于死地,恐怕就只能冒险亲手解决他。曹若飞为了稳住傅云,口头答应会帮忙。
傅云满怀希望等了一天,曹若飞告诉她事情很难办,现在连他也见不到李安平,不过他正在想办法。
焦急万分的傅云深夜醒来,她躺在床上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尽是李安平被抓走的画面。
“谢谢嫂子的帮忙。”
陈克海这句话更是成了挥之不去的阴影,他为什么会对自己说这句话?
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会去找李安平?
李安平只找过她一次,而她第一次去找李安平就被陈克海跟踪了。
傅云单纯,但不表示她笨,尤其她想到陈克海不可能只靠在医院的一面之缘就能推断出她和李安平以前的关系,要知道那次她是作为曹若飞的家属去慰问曹若飞的下属。
再说,知道自己和李安平关系的原本就只有曹若飞,结果在通缉令发布前一晚,市公安局局长打电话来问自己这事。
自己和曹若飞结了婚,如果李安平在公安局把这事说出来,势必会对他不利,何况曹若飞还是他的上级。
话又说回来,李安平为什么要在公安局说起这事?出于嫉妒?
这有可能,在她去探望李安平时,他就表现出对曹若飞极大的不满,甚至说曹若飞是特务。
可是李安平和曹若飞都说自己是地下党,如果都是地下党,李安平为何在知道曹若飞是地下党员后还在暗示他是特务。这么一来,要么二人当中有一人是特务另外一人是地下党员,要么二人什么都不是。傅云还记得李安平说“理发师”随身携带着一把剃刀,她忽然升起了一个念头。
身旁的曹若飞鼾声正浓,傅云小心翼翼地掀起被子下了床,她蹑手蹑脚走向挂衣架,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她伸手在曹若飞的衣裤兜里摸索着,摸到右裤兜时,她的手摸到了一件冰冷的硬物,她轻轻拿出来,借着微弱的光线看清是一把剃刀!
傅云怕曹若飞醒来,她立即把剃刀放了回去,又踮着脚回到床上。
这下,傅云睡意全无了,难道曹若飞真的就是“理发师”?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