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9kyt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九星之主 ptt-259 餃子鑒賞-dktyk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小礼堂内,双方落座。
杨春熙双臂交叉、环在身前,看着镜头中的荣陶陶与高凌薇,两人都穿着薄薄的纯白色羊绒衫,看起来干净且清爽,很上镜。
淘淘…真的很适合穿白色衣服呢。
杨春熙越看就越是欢喜,虽然名义上是他的嫂子,但是她毕竟是师长、又全权管理着荣陶陶的学习和日常生活起居,所以杨春熙的心态不一样,看待荣陶陶的时候,更像是看自家的孩子。
镜头中,高凌薇将微型麦克风给荣陶陶带上,顺势理了理他那一脑袋软趴趴的天然卷,一举一动之中,那恬淡优雅的气质尽显,与战场上锋芒毕露、气势凌厉的她完全不同。
看到这样有爱的一幕,杨春熙的心中愈发的满意了。
让荣陶陶万万没想到的是,三天后播出的《魂武之巅》节目中,节目组将高凌薇这样温柔的一幕收录到了正片里……
那一刻,也称得上是无数少男心碎的时刻……
“准备好了么?”戴流年坐在镜头之外,也坐在两人的正对面,笑呵呵的看着眼前的两人,人类对美好的事物总是非常向往的。
荣陶陶整理一番足以上镜,而那高凌薇更是货真价实的神仙颜值,又有强大的个人能力作为基础,她总能得到人们更多的友善。
这是个看脸的世界,戴流年也是如此,即便是催促、询问,也是轻声细语的,态度极好。
“好了。”荣陶陶摸了摸夹在圆领上的麦克,对着戴流年点了点头。
在“321”的声音中,戴流年开口道:“首先,恭喜你们获得了关外排位赛第一名的好成绩,高凌薇、荣陶陶。”
两人纷纷点头,而荣陶陶也是做出了招牌式动作,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小白牙,对着镜头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你们建队的初衷是什么?”戴流年的声音温润,让人听起来很是舒服,镜头一开,连声线都温和了不少。
呵,男人。
荣陶陶看了一眼高凌薇,她也是微微挑眉。
建队初衷的目标有点过于宏大,高凌薇知道该怎么回答,挑挑拣拣了一番,开口道:“我们的建队初衷…便是拿下关外第一,站在全国最高的舞台上。”
“哦?这样说来,你们已经完成目标了?”戴流年疑问道,“在这全国大赛的最高舞台上,你们又打算‘站’多久呢?”
高凌薇开口道:“当然是倾尽全力、站得越久越好。”
镜头之外,戴流年笑着点了点头,拉回了话题,道:“和我们讲讲你们这个神奇的组合吧。
据我所知,荣陶陶是少年班的学员,虽然高凌薇同学现在也是少年班的一员,但在之前,你是正常考入松江魂武的大一学生?”
听到这里,高凌薇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回忆的神采,随即,她脸上的笑容也真诚了不少,扭头看向了荣陶陶,道:“去年的十月份?”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荣陶陶想了想,点了点头。
高凌薇转头看向了戴流年,道:“他练的是方天画戟,与入学时分配的队友很难修行到一起去,所以,他的目光也就落在了我的身上。
你知道的,我也是用方天画戟的,而且在入学前又刚拿到关外冠军、全国季军,风头正盛。”
戴流年来了兴致,一脸的好奇:“然后呢?你就这么答应了和他组队?”
高凌薇摇了摇头,道:“松江魂武大学可是华夏最顶级的大学,能考进松江魂武的学生,大都是有些傲气的,我当然也不例外。
荣陶陶找到了我,但我并没有同意,毕竟他只是个少年班的学员,才刚觉醒了几个月,而那时的我却是高中关外王。
我就和他说,当他以挑战者的姿态面对我的时候,我会认真考虑组队的问题。
毕竟我找的是队友,而不是来松江魂武带徒弟的,不是么?”
戴流年饶有兴味的听着故事,适时的询问道:“所以?”
高凌薇想了想,道:“不久之后我就接到了战书。
那是一条手机信息,他为了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成长时间,让我在晋级魂尉之时、未学雪之舞魂技之前,接受他的挑战。
所以,在我晋级魂尉的那天清晨,我去往了演武馆,赴约比试。”
戴流年心中一动:“然后呢?”
高凌薇突然耸了耸肩膀,道:“然后他差点把我杀了。”
戴流年:???
“呵呵。”高凌薇轻声笑了笑,歪头看了一眼荣陶陶。
荣陶陶也是低下了头,一手捂住了脸,一副没脸见人的模样。
戴流年的面色极为精彩,道:“差点把你…呃,呃。”
高凌薇大大方方的点了点头,开口道:“看来,他很渴望与我成为队友。”
高凌薇这样的状态和语气,在戴流年眼中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
在戴流年的眼中,高凌薇永远是骄傲的、自信的,甚至是盛气凌人的。
但在看看她此时的回应!?
高凌薇好像并不在乎自己以魂尉的身份战败,相比较而言,她反而对荣陶陶所做的壮举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身为总台记者,戴流年阅尽了各式各样的人,他也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
无论当初战败的那天,高凌薇的心态如何。在此时此刻,对于高凌薇而言,一切无关于“我”,只关于“我们”。
高凌薇,显然是真心的为荣陶陶感到高兴,感到骄傲。
戴流年看向了一旁捂着脸苦笑的荣陶陶,道:“恭喜你打败了一名魂尉,也收获了一名优秀的队友。”
“啊。”荣陶陶揉了揉脸蛋,整理了一下情绪,深深的叹了口气,“谁家过年还不吃顿饺子啊?”
戴流年:“……”
关于战斗的细节,戴流年并未细问,而是借着引子,开口道:“荣陶陶,你的实力成长飞速,大家有目共睹。
一般的魂武天才学员,要经历足足三年高中的时光,才会达到魂士巅峰的水准,正如同你身旁的高中关外王,她在关外赛事的总决赛上,给世人交出的答卷就是魂士巅峰,而你……
刚才我和你的带队教师聊天,得知你已经是魂士巅峰了。
从你去年七月份觉醒,直至现在,仅仅只有一年零四个月的时间。你用了一年零四个月的时间,走完了别人三年多的路程。”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谁家过年还不吃顿饺子啊?”
戴流年:“……”
好家伙,万能答案!?
是!谁家过年都能吃顿饺子!
但谁像你家似的啊,你这是天天过年啊!?
戴流年磕巴了一下,开口道:“荣陶陶同学很幽默,过年的次数也有点频繁哦?”
“那你看看,现在生活好了。”荣陶陶摆了摆手,道,“顿顿吃肉,天天过年。”
戴流年:“……”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戴流年知道自己遇到茬子了!
他也是身经百战的记者,直至这一刻,他竟然有点不想采访荣陶陶了,总觉得从他嘴里问不出什么东西来……
“呵呵。”高凌薇忍不住笑了笑,轻轻撞了撞荣陶陶的肩膀,“好好说话。”
荣陶陶点了点头,开口道:“这也是我能站在全国大赛上的原因。天赋、努力、幸运,缺一不可。”
“嗯……”戴流年沉吟片刻,也就不多追问了,关于莲花瓣的问题,华夏总台心里有数,只会浅浅的问,而这荣陶陶看起来心里更有数,只会胡乱的答。
戴流年开口道:“为什么不选择再等两年呢?魂武学员只能参加一次这样的大赛,放弃这次,选择两年之后再参赛,你们这个小队岂不是更有把握一些?”
高凌薇开口道:“我们喜欢挑战。”
说着,她转头看向了荣陶陶的侧脸,道:“挑战强敌,挑战自我。”
荣陶陶同样扭头看向了高凌薇,反问道:“两年后再来,似乎对我们的对手也不公平?”
高凌薇愣了一下,看着荣陶陶那认真的眼神,随即,她的嘴角微微扬起,笑容竟是那样的自信,又是那样的神采飞扬。
看到这样一幅画面,戴流年忍不住心生感慨,真的是…太合适了。
外形、实力、思维、心。
这样的小组,太契合了一些……
“咳咳。”摄像机后方,杨春熙轻咳了一声。
高凌薇和荣陶陶收回了对视的目光,转头看向了戴流年。
“呃,荣陶陶同学,说说你吧。”戴流年转移了话题,询问道,“自从你拿了关外排位赛第一之后,在围脖上发表的博文,引起了社会各界极大的关注,甚至形成了一个舆论热潮。
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你来自哪里了,你有什么想对大家说的么?”
荣陶陶:“其实文中说是‘我’,但代表的却是雪境魂武者。”
戴流年:“哦?”
荣陶陶想了想,道:“雪境,苦寒之地。虽然同处华夏大地,但却好像是另外一个世界,与世隔绝。
对于社会上的绝大多数人来说…嗯……
人们只听过雪境魂武者的名字,但却不知道他们的故事。
人们只知道雪境魂武者做了什么,但却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
如果,我的博文能引起人们的好奇心,或者让人们更关注、更愿意去了解雪境之地,那么我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人们不仅知道我来自哪里,更知道‘我们’来自哪里。”
“呵……”镜头之外,戴流年轻轻的叹了口气,当然,这一声叹息后期会被剪掉的。
正因为荣陶陶年纪尚轻,所以说出这一番话来,才让戴流年赞叹不已。
《格局》,真正的格局。
这孩子的思维很清晰,也清楚的知晓他自己想要什么。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给你一个这样的雪境魂武者,给你一个这样的心态的年轻人,你会期盼他的未来么?
戴流年坚信,这档节目播出之后,很多人都会和自己有着相同的心理,愿意去期待、去见证这个孩子的成长。
他看着荣陶陶,由衷的开口说道:“很希望你们能打入全国八强,代表华夏出征魂武世界杯。”
这样的年轻人,理应代表华夏的面庞,不是么?
“想吧,不过也不用太悲观。”荣陶陶身子一仰,靠着椅背,随口道,“谁家过年还不吃顿饺子呢?”
戴流年:“……”
才问了一个问题,刚上道,怎么又回去了?
“咳咳。”摄像机后,杨春熙的轻咳声再次传来。
女神总裁的全能保镖 黄金沙丁鱼
荣陶陶扭头看了一眼杨春熙,也看到了嫂嫂大人那嗔怪的眼神。
“呃……”荣陶陶想了想,开口道,“也欢迎大家来松柏镇做客啊,我不是乱说的,那里有最隆重的除夕庆典,能从初一持续到十五。
火树银花不夜天,说的就是我们那里,很美好的。”
戴流年默默的看着荣陶陶,你极力推荐家乡的模样,像极了一个带货主播!
嗯,不过与那些见钱眼开的主播不同,毕竟你是在宣传家乡,宣传雪境。
戴流年笑了笑,整理了一下文稿,便继续开口询问着。
高凌薇和荣陶陶流畅回答,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不过估计成片之后,应该会剪掉大半吧?
直至采访结束,摄像机关闭,戴流年起身上前,再次对着荣陶陶探出了手掌,只是这一次,要比两人初次见面的时候,态度更加的真诚。
越是了解荣陶陶,戴流年心中的感慨就更多,态度也是一次又一次的改变着。
“祝你们在大赛上取得好成绩。”戴流年与荣陶陶握了握手掌,却是没有松开。
“啊,谢谢。”荣陶陶点了点头,在嫂嫂的严厉目光注视之下,终于没再说吃饺子的事儿了。
戴流年突然开口道:“能加个微信么?相信随着比赛展开,我还会有很多的问题。你想要为雪境之地做些贡献,而我想要出稿、想要一篇篇报道,双赢,怎么样?”
小說 網站
“好啊。”荣陶陶点了点头,随手掏出了手机,一边打开软件,一边开口道,“其实你在围脖上提问就行,我关注一下你就可以了,也能看到你的提问。
你要是微信直接怼过来,我不搭理你也挺尴尬的,围脖上你也别私信,正常留言提问就行,我不回答你,咱俩还都有余地。”
戴流年的面色颇为精彩,好家伙,真直白……
回答问题的时候,你要是能一直这么直白就好了,一个小时的采访环节,你说了多少遍“饺子”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