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p6z人氣玄幻小說 《神聖羅馬帝國》-第一百章、日俄斷交相伴-q8h4w


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
20世纪初期,想要留学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花费高也就罢了,最关键的还是语言不通。
留学的前提就是先学外语,不光要满足口语交流,还必须要达到应试水平。
除了日本的野鸡大学敞开收人外,其它大学都是有门槛的。除非缴纳高额的赞助费,要不然就只能通过入学考试。
天地龍魂 高樓大廈
具体是笔试,还是面试,又或者是推荐入学,这就没有统一标准了。
能不能脱颖而出,除了个人能力之外,更重要的还是人脉关系。
这也是远东地区的留学生去日本的主要原因,毕竟去了就有书读;而去其他国家留学,能不能拿到入学资格都不知道。
南洋大学招生也不例外,入学考试仅限于奥属南洋几个考点,不可能派人到全亚洲组织考试。
教育部有规定,考试大纲肯定要围绕着中学教材来。同样的试题,临时抱佛脚的海外学子明显竞争不过苦读十几年本地学生。
看似全亚洲招生一千多人,实际上能够在笔试中脱颖而出的,还是奥属南洋地区的学子居多。
笔试无法通过,就意味着和免费教育绝缘,只能掏钱读书。
南洋大学初立,威廉这位校长也没底气,所以在收费上还是非常公道的。
对比国内那动则过万的高学费,南洋大学收费最低的专业,每年仅仅只需要500神盾。
对身家丰厚的留学生来说,这自然不是问题。可是对绝大多数身家一般的学子而言,这就是一个大难题。
尤其是对以耕读传家传统家庭来说,更是一笔天文数字。纵使有万亩良田精耕细作,每年的收益也不过万把两白银。
看似是够了,可是一大家子都有指望这些收益吃饭呢,最多也就能够供养一两名留学生。
当然,最主要还是因为现在只有取消科举的传闻,并没有变成事实,大家对留学的热情并不高。
等科举取消后,大家发现就剩下留学一条路的时候,才是远东学子疯狂输出的时候,到时候就是举族之力供养。
“伯安,你就不要开玩笑了。刚来日本的还好,我们这些都学了好几年的,眼看就快要完成学业了,再跑去南洋从头开始……”
话说道一半,刘仁新就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在场的可不光是老留学生,同样不乏新人。
或许说者无心,但是听着有意啊!纵使迫于面子,不便立即发作,但是心里的刺还是埋下了。
若是陌生人也就罢了,误会解开还可以是朋友。反倒是朋友之间,一旦出现这样的误会,纵使解开了也很难回到从前。成年人的世界,从来都没有单纯。
见气氛紧张,一名平时和刘仁新交好的同学转移话题道:“刘兄不必悲观,我们在日本几年所学着实有限,有机会继续深造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据我所知,很多日本同学也在开始备考,准备参与南洋大学的角逐。
—————
现在东京局势不明,我等也应该早做打算,纵使拿不到一等,起码也要拿到一个入学资格。”
全能大神
这是事实,此刻日本人对欧洲世界的向往,才是最疯狂的。有资格留学欧洲,绝对没有人会留在本土就读。
南洋大学虽然不是欧洲高校,但是有一名神罗皇子担任校长,对大家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别的不说,从南洋大学毕业,再想去神罗本土深造就要简单的多。
日本同学都在做准备,对留学生们带来的冲击无疑是巨大的。就算有人告诉他们南洋大学是野鸡大学,也没有人会相信。
南洋大学的吸引力越大,就意味着竞争越大。到时候不光升学考试需要竞争,就连自费读书的名额也要竞争。
穿越之後周掌櫃 月下農夫
学校毕竟是学校,不可能完全商业化,价高者得虽然可以利益最大化,但是威廉校长丢不起这脸啊!
在这种背景下,自然只能继续考试了。只不过为了保证教育资源的公平性,神罗教育部有规定,自费学生不得超过总人数的百分之五。
当然,留学生不在名额限制范围之内。原则上只要给得起钱,学校容纳的下,那是多多益善。
本土的大学没有这种烦恼,高额的费用吓跑了百分之九十九的留学生,真正需要考虑的是南洋大学。
500神盾的学费阻拦了一部分人,但是还不足以令人望而怯步,满足条件的人还是很多的。
一二三等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等级越低需要付的学费越高,三等都拿不到那就是学渣,南洋大学不收破烂。
这是一个尴尬的问题,留学生中的学霸多,但是学渣同样不少。这些人大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科举无望。
送他们出来留学,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做官。别谈什么救国不救国的,那只是学子们个人的想法,不能代表身后那一大家子。
某种意义上来说,成绩不成绩的对大家并不重要,主要还是为了镀金。
可是出来学习了几年,日本学校的文凭没拿到,南洋大学更是连一个入学资格都拿不到,那回家就真没办法交代了。
风华正茂
“距离南洋大学招生已经不远了,想要短时间内提高成绩,我们也只能集资请私教补习了。”
大地產商
见无人接话,李伯安主动捅破了窗户纸。临时抱佛脚,也比不抱的好。
估计抱有类似想法的人都不只一个,只不过平时大家都自诩天纵之才惯了,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是一名学渣。
当然,说“学渣”确实有些过了,但是在日本留学,大部分人都没有学到多少知识是真的。
毕竟,这年头日本的教育资源同样匮乏,尤其是高等教育资源,更是稀缺资源。
高校教师主要是派出去的留学生,大部分留学生在欧洲同时是进的野鸡大学,学了一点儿皮毛回来,就开始教书育人。
很多时候,那都是先组织老师进行学习,然后再回去教学生。能够培养出人才来,主要还是大家乐于钻研。
在东京大学,时常可以看到老师和学生们为了一个问题,一直研究到深夜。
相比之下,野鸡大学那就大不相同了。本身就是糊弄人的,很多老师都没上过大学,拿着教材读一遍就算是上课。
除了少数能够考入正规大学的留学生,能够学习到知识外,大部分留学生都是在混日子。
……
南洋大学引动的风波才刚刚开始,很快就被新的热门压了下去。
1904年2月6日,日本政府突然宣布同俄国断交,远东局势陡然紧张了起来。
所有人都知道战争要来了,唯独沙皇政府此刻陷入了“当局者迷”,尼古拉二世还信誓旦旦的向国民保证日本政府不敢动手。
好吧,最近几十年日本政府面对列强确实很怂。无论是最初的黑船事件,又或者是菲律宾战争,甚至是之前的使馆案,只要列强一介入日本政府就怂了。
可问题是日本政府怂的时候,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对手太过强大,确实打不赢。
很明显,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俄罗斯帝国虽然强大,但是他们在远东的力量有限。
至少西伯利亚铁路通车前,俄罗斯帝国在远东的力量,不是日本人的对手。
既然打得赢,日本政府为什么要怂?
反正日俄两国之间都免不了一战,趁现在这个时候开打,总比等俄国人准备好了开战胜算高得多。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不列颠和神罗正式决裂了。有英国盟友撑腰,可以抵消来自神罗的外交压力。
……
维也纳宫,收到日俄断交的消息后,弗朗茨不得不走出舒适圈,继续履行君主职责。
在蝴蝶效应的推动下,日俄战争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此刻已经不光是日俄两国间的战斗,同样也是神罗同不列颠之间的博弈。
追阴神探 涂鸦大师
神罗要坑俄国人不假,但是外界不知道啊!在很多人看来,俄奥同盟两国在战略上依旧是一体的。
眼下的日俄战争,不仅仅只是远东霸权的争夺,更是不列颠和神罗世界霸权争夺中的一次博弈。
演员都已经就位,现在就等着开戏的锣鼓声了,作为主持人弗朗茨怎么能够缺席呢?
理论上来说,交给儿子主持,貌似问题也不大。可弗朗茨不放心啊!
平常时期出现失误也就罢了,现在这种时候任何细节上的失误,都有可能导致接下来的布局失败。
布局失败也就罢了,怕就怕没有把俄国人坑进去,反而提前暴露了计划,将俄国人推到了英国人一边。
尽管神圣罗马帝国大势已成,以一敌二也不是没有胜算,但是风险高啊!
靠实力稳稳的取得胜利,才是真正幸福;靠冒险取得的胜利,那是赌博。对一个大国来说,赌博无疑是大忌。
论起挖坑埋人,弗朗茨自认为还是要比儿子更擅长一些,尤其是坑俄国人,那更是经验丰富。
末星
看看沙皇政府就知道了,明明被坑了很多次,却从来都没有发作过,就足以说明问题。
……
妃常乱世,温柔的背叛
弗朗茨:“日俄两国已经断交了,看样子战争要不了几天就会爆发了,腓特烈开始行动吧!
必须要赶在日俄战争爆发的消息传开前,把我们同英国人的贸易摩擦搞起来,提前炒高物价。”
没有办法,俄奥同盟有约定,一方爆发战争,另一方必须要给予支援。
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战争时期,不能提高战略物资的价格。简单的来说,就是第一次订货是什么价,后面都是什么价。
这次不一样,沙皇政府根本就不相信日本人敢动手,压根儿就没有提前订购战略物资。
恰好现在英奥贸易冲突爆发,为物价上涨提供了最佳的借口,弗朗茨自然不会放过了。
纯粹的商业行为,物价有所波动,也是正常的。纵使沙皇政府发现了,也不好说什么。
“父亲,这不好吧?沙皇政府本就财政困难,一时半会儿连战争经费都凑不出来。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俄国人最后还是要向我们借钱,现在炒高物价,只会令俄国人提前破产。”
山野奇談 塵土nn
倒不是腓特烈的节操有多高,主要是俄罗斯帝国太穷了,战争爆发后很大一部分经费都要由维也纳政府买单。
物价越高,维也纳政府借出去的钱就越多。以沙皇政府的财政状况,还款可以说是遥遥无期。
仙念 坏坏无极
至于俄国人拿出的抵押品,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真要是进行实物抵偿了,估摸着俄奥同盟的关系也到头了。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沙皇政府被逼到了绝路上,只能甩卖资产度日。
具体可以参考,原时空解体后的苏联。只要能够换到钱,那是有什么卖什么。没有卖出去,那一定是给的钱不够多。
只要钱给足了,核弹都能卖。要不是操作过程中走漏了风声,人类历史上的首例核弹交易就完成了。
想要把俄罗斯帝国逼上绝路,显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神罗不能亲自动手的情况下,仅凭日本人根本就做不到。
在这种背景下,对维也纳政府来说,现在借给俄国人的钱越多,最后亏得就越多。
炒高战略物资价格,便宜的也是资本家,尽管神罗有多企业是政府和皇室控股。
弗朗茨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说道:“腓特烈记住一条:’欲要取之,必先与之’。
不多借点儿钱出去,俄国人如何会放心?”
“欠钱的是大爷”,这一理论在20世纪初同样适用。借出去的钱多了,债权人也会被债务人给绑架了。
原时空美国人就是因为借出去的钱太多,为了保证借出去的钱不打水漂,在俄国投降后,不得不亲自下场帮协约国。
这算是正面的了,还有反面教材英法。因为毛熊这个债务人完蛋,导致债务血本无归,直接影响到了战后国内经济恢复速度。
现在维也纳政府面临的情况也一样,如果俄罗斯帝国完蛋,神罗的金融体系同样会受到冲击。
冲击的大小,最终由债务的多少决定。可以说借出去的钱越多,俄奥两国间的经济就绑定的越紧。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自然不是弗朗茨乐于助人,最主要的还是为了让沙皇政府安心。
几亿神盾的债务绑架不了神罗,但是十几亿、几十亿的债务,那就真的是松都松不开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为了诱使沙皇政府上当,弗朗茨也准备下血本了。
不就是“钱”么,只要能够成为最终的赢家,多印一点儿也没有关系。
纵使引发经济金融危机,那也是大半个世界跟着一起分担损失,弗朗茨损失得起。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