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言下九泉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藥神贅婿 線上看-第四百三十一章 林隕之死讀書


藥神贅婿
小說推薦藥神贅婿药神赘婿
“同生共死吗?”
林陨轻柔地抚摸着小冰的脑袋,低声呢喃着。
只可惜,这并不是他真正的期望。
轰!
李悠然等人的攻击已经逼近眼前,林陨逃无可逃,他的肉身和精神识海已经达到了极限,再也不能支撑他继续战斗下去。
哪怕是有着系统无限量地兑换精神力和真元,他也没有半点能力去对抗眼前的危机。
这一次,他是真的山穷水尽了。
“小貂,靠你了。”
就在这时,林陨却是骤然从怀中掏出了一只毛茸茸的小兽,直接将其放在小冰的身上!这只小兽,正是刚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不久的小貂!
从李悠然那帮人开始联合围杀林陨的那一刻开始,小貂就已经醒了。但林陨却始终没有让小貂动用自己空间转移的能力逃跑,因为他心里很清楚,无论自己逃到什么地方都不可能逃得了!偌大的冰沧峰上下,早已被诸多顶尖势力之人给控制住了,更有那些顶尖势力之主们洞悉全局。尤其是跟林陨有着血海深仇的北斗剑宗宗主和威远亲王他们,绝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林陨逃出生天!
所以,林陨今天肯定是要死在这里的,可是小貂和小冰却有机会活下去!
咻!
肉眼清晰可见,小貂和小冰周身的虚空开始扭曲,空间的波动愈渐浓烈!在场之人没有一个是傻子,自然看得出这是空间转移的前兆!
“事到如今,你以为自己还能逃得掉吗?”
姜天辰冷笑道。
有这么多顶尖势力之主坐镇冰沧峰,哪怕是天宫境强者不惜一切代价撕裂虚空都不可能逃得出去!别忘了,这些顶尖势力之主无论哪一个都是能够瞬间封锁虚空的绝世强者,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哪怕是空间天赋超强的天妖貂也绝不可能逃得走!
在场所有人这一刻都认为林陨是想借助小貂的力量逃走,只可惜他们猜错了。
“青霜冷焰!”
众目睽睽之下,林陨居然直接远离了小貂和小冰,反而正面朝着李悠然等人冲了上去!他手执几欲燃尽苍穹的青霜冷焰,浑身上下都被烈焰缠绕,宛如一尊奔向地狱的火神!
有死无生!
这一刻,众人才意识到林陨根本就没打算逃走,而是要放弃最后的活命机会去成全那两头妖兽!
“吼!”
小冰硕大的虎眸充满血丝,发出了悲痛至极的低吼声。它终于意识到原来林陨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让它死在这里,在林陨的心里,只要自己一人牺牲就足够了!
顷刻间,小冰便是要迈开步伐,朝着林陨的方向冲上去!
主人若是死了,它也不会选择独活!
它的命是林陨给的,哪怕是生命消逝的最后一刻,它也要死在林陨的前面!
“大笨蛋!林陨让你活下去,是希望你以后强大了再替他报仇!”
“你现在冲上去送死,一点意义都没有啊!喂!我在跟你说话,你能不能理我一下?真是气死貂了,所以我最讨厌你们这种满脑子肌肉的虎类妖兽了!”
小貂可谓是心急如焚,不断地劝阻着。
然而它说了再多,小冰也是不为所动,执意要摆脱它的空间之力冲上去跟林陨同生共死!
“滚!”
注意到身后的小冰跟了上来,林陨心中大急,脸上却是覆上了一层无情的冰霜,冷冷道:“我根本不需要你这头只懂得偷懒贪吃的妖兽陪我一起死,这对我来说是一种侮辱!”
“吼!”
小冰的虎眸中滴下一颗颗琥珀般的泪珠,可它无法准确地表达出自己的内心想法,只懂得一个劲地低吼,宣泄着自己最真实的情绪。
它不要让林陨死,哪怕是自己死,它都不想让林陨死!
从它出生的那一刻起,林陨就是它见到的第一个人,更注定了是它这辈子最亲近的存在!
谁言妖兽无情?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藥神贅婿-第四百三十一章 林隕之死看書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妖兽的情感比人类更加地纯粹真挚。
“从这一刻起,我不再是你的主人。”
“无论你以后变成什么样子,生存还是死亡,都跟我林陨没有半点关系。”
林陨冰冷无情的声音再度响起,如同刀剑般深深地刺入了小冰的内心,但它却始终没有停下自己的步伐。因为它知道林陨永远都不会抛弃它,之所以这么说无非是为了救它!
眼见着小冰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小貂的空间转移也即将完成,林陨可谓是着急到了极点。
再这么下去,小冰一定会跟自己一起死在这里!
“给我滚!”
一念至此,林陨再也顾不得三七二十一,把心一横!也不知是从哪来的力气,居然强行顶着破损的经脉,调动起体内的一股液态真元!
锵!
五把璇玑剑应念而动,在林陨的操纵之下,以电光般的速度冲向魔虎小冰!
接连几声轻响,小冰那庞大的身躯居然毫无预兆地倒在了地上,它那铜铃般大的眼睛充满了疑惑和不解。四肢上传来的剧烈疼痛,让它有些不敢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一切!
林陨居然对它出剑了,还干脆利落地斩断了它四肢的经脉,让它动弹不得!
而且最后一把璇玑剑,此刻还悬在它的头颅面前!
那意思就像是在警告它,如果再敢向前一步,这把剑就会斩断它的头颅!
“还不快点跟我走!”
失去行动能力的小冰无法动弹,趁这个绝佳时机,小貂以极快的速度抓住了小冰,一举发动空间转移能力。两只妖兽就这么眼睁睁地消失在了众人面前,无声无息。
天妖貂的空间能力精妙无比,哪怕是天宫境强者想要追踪出最终的空间定位,也未必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更何况,以那些顶尖势力之主的器量也未必会大动干戈地去追杀两只不成气候的妖兽,毕竟他们真正的目标只是林陨一人。只要他们亲眼确认了林陨的死亡,这件事情也就到此为止。
林陨正是猜中了这一点,才会选择牺牲自己去换取小冰和小貂的生机。
砰!
恐怖的能量光圈如涟漪般扩散而出,这一击的力量可谓是毁天灭地,动彻苍穹!别说是区区一个冰沧峰了,就连周遭的山林都不可能逃过这一场灾难!
林陨自然也不例外,他脸上带着欣慰的笑意,无论是身影还是气息都在这一瞬间直接消失在了爆炸的中心范围,甚至连半点渣都不剩下了!
众人在亲眼见证了林陨的灰飞烟灭后,心里都不禁松了一口气。
毕竟今日林陨展现出的恐怖潜力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居然以一人之力,连续斩杀年轻一辈中将近大半数的绝世天才!
若是让他成长下去,这日后的九州大陆岂不是任由他一人无敌?
如此威胁,绝对没有任何一方势力愿意让他存活下去!
这也注定了林陨今日的结局。
就在那恐怖的能量即将蔓延整个冰沧峰之时,虚空中一只通天大手骤然出现,以鬼神之能将那股威力当场镇压,化作虚无。
根本就不需要猜测,这肯定是某位顶尖势力之主出手了。
毕竟他们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冰沧峰就这么被摧毁了,这终究是人家雪黎族的地盘,当然不能如此明目张胆地打人家的脸。
“璇玑剑!”
“青霜冷焰!”
爆炸平息的一瞬间,林陨之前所在的位置也浮现出了青霜冷焰和五把璇玑剑,这两个都是难得的宝物,自然不可能如此轻易地被毁坏。
看到这两种宝物之后,众人才真正意识到林陨是真的死了。
毕竟认主过后的天地玄火,如果主人还存活着的话,是不可能以这种无主状态出现的。这是九州大陆人尽皆知的常识,无人可以打破。
“璇玑剑乃是我北斗剑宗之物,我将其全部收回,诸位不会有意见吧?”
李悠然淡淡地扫了一眼众人,声音中有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众人当然不会有意见,更是不敢有意见。别忘了,北斗剑宗年轻一辈的天才可是连续死了五个,剑宗宗主肯定是勃然大怒。
如果真有人敢这个时候跳出来抢夺璇玑剑,剑宗宗主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在回收完五把璇玑剑之后,众人又开始有些犯难了,他们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定夺这道青霜冷焰的归属权。天地玄火,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天地奇物,无论是武者还是灵药师,哪个不想要?
不过也正是因为人人都想要,所以才很难决定。
难道要在这里摆上一场擂台进行决斗,最终胜者就能够得到青霜冷焰?这或许是最公平的方法,但此刻众人都已经是伤痕累累,筋疲力尽,又哪来多余的力气进行决斗呢?
“若是诸位暂时无法决定青霜冷焰的归属权,那就暂且交由老夫保管吧。”
“待天神祭结束之日,再行定夺如何?”
这时,一个苍老又熟悉的声音骤然响起,紧接着那道青霜冷焰竟是突然浮空而去,随后便被虚空中的一只通天大手所接收。
众人心中了然,这声音的主人正是雪黎族大长老,同样是一位天宫境圆满的绝世强者。转念一想,这里终究是雪黎族的地盘,而且雪黎族向来中立,不掺杂任何势力斗争,其实由雪黎族的大长老进行保管也算得上是合情合理。


2ilcd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藥神贅婿-第四百一十五章 城府之深-1my40


藥神贅婿
小說推薦藥神贅婿药神赘婿
“天眼神通!”
感受着威远亲王那强大的压迫力,林陨当即便是向前者施展天眼神通,要一探究竟。这位亲王总是给人一副深不可测的感觉,整个帝都似乎都没有人知道他的真正实力,可是在天眼神通面前,无论是何等厉害的存在,都会被林陨一眼洞穿。
“成功扣取宿主1000万积分!”
令人意外的是,系统居然一次性扣除了林陨足足1000万的积分,要知道,就算是林陨在探知宫星芷的时候,也不过才耗费500分积分而已。
难道这位威远亲王的实力,还在宫星芷之上吗?
名称:姜离人
种族:人族
修为:天宫境九重
功法:《皇极惊世拳》、《太阴极乐功》
“天宫境九重!”
林陨心中震惊万分,他原以为自己已经足够高估威远亲王的实力了,可事实却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夸张。别忘了,这位威远亲王在不久之前展现给世人面前的修为不过才羽化境而已,哪怕是被范斯明偷袭亲王府,他也仅仅是暴露出了初入天宫境的实力。
然而他的真面目,居然会是一位站在九州大陆实力金字塔巅峰的天宫境九重强者!
“他隐藏得这么深,肯定是别有所图!”
林陨暗道:“以他的实力,真想杀我的话不知道有多少次机会可以动手,可他居然一直都在忍着!连自己亲生女儿被人杀了都能忍得住不报仇,他的城府未免也太深了……”
越是思考,林陨就越觉得心中发冷,他这时才意识到自己之前到底是有多么地低估了这位威远亲王。
对方的图谋之大,很可能是整个大秦天朝!也只有抱着这等决心,威远亲王才会不得不选择隐忍,甚至连杀女之仇都暂且搁置!
他的目的无非是为了将自己伪装到极致,最大程度地降低大秦皇帝对自己的戒心,从而在暗处图谋大计!世人皆是以为威远亲王充其量不过是一位初入天宫境的庸碌之人,跟作为亲兄弟的当今圣上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可谁又能想到,真正的威远亲王未必会比当今圣上要差,无论是在城府心机,还是修为实力,他都远比世人想象中要可怕得多!
如果不是林陨身怀天眼神通,可以洞察一切,否则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够看穿威远亲王的伪装呢?就连大秦皇帝姜启人这等绝世强者都无法看穿,想都不用想就能猜到威远亲王姜离人肯定是用了什么极为特别的法子,才将自己真正的实力隐匿了起来。
“他要是想杀我……我必死无疑!”
极品修仙神豪 陆秋
这时,林陨骤然感觉到威远亲王的视线不知何时扫向了自己,那眼神中带着一丝讥讽,还有淡淡的不屑,就像是在看一只不值一提的蝼蚁。
以威远亲王的实力,林陨的确是一只蝼蚁,杀他甚至不需要动用一根手指头。
在这等绝世强者面前,林陨根本没有半点希望可以逃跑。
“你杀了本王的女儿,今日是否该还债了?”
威远亲王姜离人淡淡道。
看似平淡无奇的语气,却给人一种如同凛冽寒冬般的刺骨冰冷。林陨杀了南阳郡主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算少,谁都能猜到威远亲王此次十有八九会对林陨动手。
“三皇子,看来这次是不需要我们动手了。”
万崆目露快意之色,冷冷道。
谁知那姜天辰却是眉头微蹙,陡然走到了威远亲王的面前,微微躬身道:“见过王叔。”
“原来是三皇子殿下。”
威远亲王背负双手,并没有丝毫要回礼的意思,淡笑道:“方才只注意到这恶贼,居然差点忽略了殿下,本王真是该死,不过还望殿下千万别见怪。”
这等随意又敷衍的语气,让姜天辰听得心中略微不快。虽然从血脉关系上来说,对方是他的长辈,但从君臣关系上来说,威远亲王是应该对他这位皇子殿下行礼才对。如果是私下的话,那倒是无所谓。可别忘了,现在是大庭广众之下,若是真的失了礼数,丢脸的就是整个大秦皇室。
简单来说,威远亲王根本就没把他姜天辰放在眼里。
越沧海 无财无能言财
“王叔,这个林陨是我的猎物,希望你不要插手此事。”
姜天辰沉声道:“我也知道王叔你想亲手替南阳妹妹报仇,但这却是父皇亲口下的命令,谁也不能违背。”
“哦?圣命吗?”
威远亲王眉头一挑,笑道:“那本王确实是不能违背,不如……本王先要他两条胳膊吧?反正只要留下一口气给你交差就足够了,殿下意下如何啊?”
“这……”
姜天辰有些犹豫,旋即还是点头答应。
反正他只要能亲手斩杀了林陨就足够了,在杀后者之前,先让威远亲王出两口气也无伤大雅。他们二人的对话如此随意,仿佛就像是把林陨当成了粘板上的肉一样处置。
“既然如此,那就让本王先擒下他。”
末世裁决 邪灵书生
两人商定过后,威远亲王便是陡然伸出一只大手,澎湃如大海般的真元之力凭空生成,凝聚出一只足以遮天蔽月的巨大手掌!
蓦然朝着林陨所在的位置激射而去!
这只真元大手速度极快,更是蕴含着一股不容动摇的可怕力量!仅仅是这随意一击,其威力之强便是超过了方才万崆三人的造化级武学!
无因其他,只因这是天宫境强者的手段!
“极曜爆神术!”
林陨心中一动,连忙催动全部的精神力,配合着身旁的小冰,一人一虎爆发出威力无比的能量攻击!面临着超脱羽化境层次之上的攻击手段,唯一的办法就是用更强大的力量将其击溃!
砰!
掌上辣妻,秘书你好甜
只听见阵阵爆响声,狂暴的空气撼动虚空,向外散发出一股激烈万分的气浪,当场掀翻了四周的山石!林陨和小冰一人一虎的全力攻击,险之又险地抵消了威远亲王的真元大手!
然而,这也几乎耗尽了林陨和小冰的所有力量!
在一位货真价实的天宫境强者面前,别说是如今状态下的林陨了,就算是全盛时期的林陨,也没有什么机会能够正面应战。
“米粒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
只听见一声冷哼,那威远亲王不知何时又凝聚出两只真元大手,那狂暴的真元之力瞬间擒住了林陨,将后者死死地攥在手心!
那惊人的力道让林陨感到痛不欲生,他甚至能够清晰地听到自己浑身骨骼断裂的脆响声!
大量的鲜血从体内渗出,直击神经的剧痛不断地折磨着他,但他却是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喊出来,只是死死地盯着威远亲王。
“倒是挺有骨气的。”
看到林陨那顽强的姿态,威远亲王心中有些不快,这种复仇跟他想象中的差别太大。他要的就是听到林陨那痛不欲生的惨叫声,一步步地折磨后者,直到将后者的精神彻底整垮。
只有林陨的精神和肉身都被折磨地凄惨万分,他才能最大程度地享受到替南阳郡主报仇的快感!
“姜离人,我杀你女儿的时候,她看上去可是连半点骨气都没有!”
承受着非同寻常的痛苦折磨,林陨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肆意讥讽道:“今日我落在你的手上,那是我技不如人,无怨无悔。但是你别忘了,就算杀了我,你的女儿也回不来!”
反正左右都是个死,倒不如在临死前恶心一下对方!
在得知姜离人的真实修为之后,林陨就已经彻底放弃了挣扎的欲望,仅凭自己和小冰,根本就不可能躲得过一位天宫境九重强者的追杀。
重生 軍婚
陌生的头骨 樗栎
六道契约 半佛
可即便是死,他也要死得让人难以忘怀!我是打不过你姜离人,但是我还恶心不过你吗?
灭世异变 sadsdgf3949
这就是林陨的处事原则!
“找死!”
姜离人眼中寒芒爆闪,竟是陡然催动真元要将林陨生生地捏成肉酱!他改主意了,他要亲手杀了林陨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小子,替他死去的女儿南阳郡主雪耻报仇!
血债终究是要血偿的!
“王叔……”
姜天辰暗感不妙,正欲开口阻止威远亲王,却是被后者那冰冷的眼神给瞪了回去。也不知为何,有那么一瞬间他竟是从后者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危险的味道。
这种危险的味道,他曾几何时也从另一个人身上感受到过,那就是他的父皇——大秦皇帝姜启人!
那种感觉就像是置身于悬崖边缘,随时都有可能要坠入其中,内心深处充斥着前所未有的恐惧和绝望。姜天辰无法想象,这等可怕的威压又怎么可能会从他这位修为向来不高的王叔身上发出呢?



Recent Posts